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消费维权

身份证被绑12个手机号 广州一市民欲告电信运营商

时间:2017-08-10 07:47:00   来源:金羊网   作者:曾璇   责任编辑:张潇宇

  四年间两度无端被“拉黑” 广州一市民欲告运营商

  我的身份证,为何莫名绑定12个手机号?

  来源:金羊网记者 曾璇 实习生 占佳鸣

本版制图/潘刚

  本版制图/潘刚

  曾先生最近比较烦。

  他是广州市某公司的法人代表,却莫名其妙地上了一家通讯运营商的“黑名单”,原因是自己的身份证竟被绑定了12个手机号。这下,曾先生要办手机卡、宽带上网等业务都无法办理,而且这已是他第二次被“拉黑”。“办不了业务也就算了,如果有人用我的身份证办卡实施电信诈骗怎么办?”曾先生担心地表示,他已联系律师,准备起诉相关公司。

  去年5月,工信部明确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要确保在今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大限”已过了一个多月,记者走访及梳理发现,即使实施了“史上最严实名制”,还是出现不少问题。曾先生个人的烦恼背后,其实是公民对个人信息安全该如何保护的疑虑和担忧。

  A. 一查,身份证被绑了12个手机号

  曾先生家住广州市白云区,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由于工作需要,他一直使用两个手机号码,但这两个号都登记在亲戚名下。为何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这个问题不问也罢,一问,勾起曾先生的“新仇旧恨”。

  原来,他四年前申请办理家中宽带业务时,被告知因欠费3000多元,入了“黑名单”。“当时,说我的身份证在全国各地办理了5个手机号。”曾先生说,他那次托朋友找到该运营商广州分公司的高层,查实确实不是他本人办理的之后,才恢复了“清白”。那次欠的3000多元也被“一笔勾销”。本以为就此相安无事,没想到,时隔四年,又来一次!

  曾先生表示,这次也是因为家中宽带问题,前往白云区钟落潭的某营业厅。一查,居然又查出自己的身份证在全国开了9个号,北至黑龙江,西到青海,都有开卡!“这两个省,我这辈子都还没去过!”而这9个号和四年前的9个号又不相同!

  昨天,他在记者陪同下,前往天河区黄埔大道的营业厅想查询欠费情况,同时想讨个说法。没想到,现场居然又查出3张新卡!加上之前9张,一共是12个号。营业厅只能查出隶属广东省的几个号的欠费情况。其中欠费最多的1张186开头的号码,申请于2013年,欠费停机销号于2015年,总共欠费2311.15元。

  对此,曾先生连连喊冤!他说,四年前的事儿给他带来了心理阴影,这四年来,虽然恢复成了“白名单”,他也从来没有在该公司办理过手机入网业务。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丢失过身份证。

  B. 一怒,曾先生欲状告通讯运营商

  昨日,曾先生在营业厅填表申请办理了查询业务,营业员表示,这次可以把关联他的身份证的号码“一网打尽”了,但要3-5天才能有回复,而且要查询外省的欠费情况和解除绑定,必须由他本人拨打黑龙江、青海、浙江等号码所属地区的服务热线反映情况。曾先生闻言十分无奈:隔着电话,我怎么证明“我就是我”呢?

  据营业员介绍,实施实名制认证以来,一个人在该公司最多只能持有5张电话卡,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如此,曾先生的12张卡,又是怎么办下来的呢?

  说好的“实名制”怎么会这样?说好的本人持身份证才能办理,怎么会冒出这么多未知号码?公民个人信息怎么会被这样随意使用?曾先生百思不得其解:“这次我不准备再找人疏通了”,他说:要维权,要请律师与该公司“对簿公堂”,追究信息泄露之责。

  他的担心在于:个人信息会不会被不法分子利用,连带出现一些其他的违法犯罪行为;此外,他被一家电信公司列入黑名单,如果以后相关诚信资料联网,会不会在个人信贷等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就曾先生的个案,记者也向相关通讯运营商提出了采访需求,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表示还在核实中。

  C. 一查,实名制并非“一劳永逸”

  工信部于2015年推出“史上最严实名制”,推行多年的全国电话实名制,终于“靴子落地”。据媒体报道,推行“手机实名制”后,全国8亿多手机用户超半数需补登。

  近几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几大运营商的多个网点,随机采访了15位市民,其中有两人都遇到过自己身份证被绑定他人电话卡的问题。市民谢小姐就表示,自己就曾被纳入黑名单;而一位受访的黎先生则表示,自己在某家运营商那里办理不了,换了一家又可以了。

  广东省人大代表、律师高海涛向羊城晚报记者分析,类似曾先生、谢小姐遭遇此类情况的,有两种可能:一,有人获悉了他的证件信息,伪造假证,恶意欺骗开卡;二,有人利用他的真证件(或复印件或者号码),申请办卡;而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存在运营商管理审核不严的问题。曾先生可以依法维权。

  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分析,曾先生身份证被关联多个号码,还有一种可能性。因为几年前实名制实施还不严格的时候,只要有身份证号就可代办,不一定需要核对本人身份,而且一些营业网点肩负着开卡数量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可能就拿不到奖励,于是曾先生的身份证号码便被偷偷拿来“充数”了,这种属于“内鬼”操作,说到底还是管理问题。

  D. 一问,手机实名制能否真正落地

  如果“李逵遇到李鬼”,本人身份证被盗用,几大运营商给出的解决方案大同小异:补卡——这样盗用信息开的卡会被直接停掉;注销——这种是没有欠费或者欠费不多的情况下最简单的选择。

  然而,也有不少受访者向记者提出疑问:此前别人拿我证件办的号码,我作为证件所有人申请销号的话,如果该号码还在正常使用,且话费有剩余,这部分钱归谁所有?如果有欠费,而不是本人消费,应该怎么处理?运营商如何处理好实名信息对应人和使用人不同时,带来的实际经济纠纷?再有,有的运营商规定一个身份证只能拥有五个号码,如果有人当年办理了多个号码,一直按时交费,也确有使用需要,又该如何处理?硬性规定消费者放弃使用多年的号码,似乎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法律界人士指出:手机实名制的推行有一个前提,就是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应当得到保障。长久以来,个人信息被批量贩卖的新闻不绝于耳,某些不良商家或个人将收集到的他人信息资料拿到市场上贩卖获利,也屡禁不止。《隐私保护法》或《个人信息保护法》这类法规在我国还是立法空白,由于监管的缺失,也完全无法排除掌握着大量个人信息的运营商泄密的可能。现实情况下,手机实名制还有很多漏洞有待弥补。

  曾先生的烦恼会怎样解决?我们将继续追踪。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二师兄跑上六环路
昨日下午13点30分,在昌平管界北六环外环5.2公里处
外卖平台公开抽检
昨天,“食品安全检测车”开上街头对外卖平台的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