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一道屏风,说尽多少故事

时间:2017-09-13 14:56: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   责任编辑:秋云

  《重屏:中国绘画中的媒材与再现》这本书集合了准建筑形式、绘画媒材和绘画图像的多样角色与模糊身份,屏风赋予画家绝妙的灵感,也给希望提供崭新视角、探寻复杂路径的美术史家带来契机与挑战。

  这本书的作者巫鸿是著名美术史家、批评家、策展人,芝加哥大学教授。这本书的研究将围绕屏风展开,打破图像、实物和原境之间的界限,涵盖多种艺术和文化类型,从肖像与图画叙事到窥视与伪装,探索屏风在中国艺术中的独特地位,进而关注一个颇为宏大的问题——什么是传统中国绘画?

  答案在层叠纵深的空间之内,在亦真亦幻的画屏之上,在绵联展现的手卷之中。

  20世纪50年代初,在清理紫禁城清宫藏品的过程中发现了一套十二幅的佚名画作,每一幅均描绘了或处于屋内或处于室外的一位女子。人们马上注意到这套作品三个显著特征

  第一,它们是罕见的大幅绢画。每幅近一米宽、两米高,为画家提供了充分的空间,以竖构图描绘与真人等大的人物。第二,与传统手卷或立轴的形式不同,这些画尾端没有卷轴,而是平展的图画,发现时松松地卷成筒状。第三,尽管画上没有画家的落款,但用来装饰女子闺房的书法上落有三个别号,包括手书的“破尘居士”以及“壶中天”和“圆明主人”两方钤印。这三个别号均属于雍正皇帝胤禛,但他只在1723年登基以前使用过它们,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皇子。

  1986年,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朱家溍在大量的清代内务府档案中发现了由负责“木作”的官员所写的一个简短文件,记载了雍正皇帝在1732年所下的一道特别诏令:

  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持初由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拆下美人绢画十二张,说太监沧州传旨:着垫纸衬平,各配做卷杆。钦此。本日做得三尺三寸杉木卷杆十二根。

  这件档案中所说的作品显然就是后来在故宫博物院所发现的《十二美人图》。我们现在知道,这些女子画像并不是用来装饰宫中殿堂墙壁的贴落,而是最初装裱在一架屏风的十二扇屏面上的。“围屏”一词进一步暗示了,这架屏风是一个多折屏风,其形式如同故宫里依然“围”着宝座或床榻的许多标本一样。根据“圆明主人”的印章,这架屏风一定是在1709年后创作的——这一年,当时还是皇子的胤禛接受了其父康熙皇帝赐予他的园子圆明园。

  要追寻这架屏风的意义,一个重要线索是它最初所处的地方,即圆明园中的“深柳读书堂”。有趣的是,这个建筑似乎与雍正有着特殊的关系,但在他去世后却极少被提到。深柳读书堂是雍正为圆明园所写的诗歌作品中最频繁的主题。

  深柳读书堂所具有的亲密感与私密性不只反映在它的建筑和环境上,而必须从更深的层面上去思考。雍正对这个地方的描绘好像是在书写一位他最宠爱的妃嫔

  有几个因素可以让我们把雍正的屏风和他所写作的这一系列诗联系起来看待。就地点而言,两者都与圆明园直接相关。就时间而言,两者都创作于雍正还是皇子的时候。就作者的身份而言,雍正不仅写了这些诗,而且也直接参与屏风的绘画创作。尽管屏风上的女子和其他形象肯定是出自技巧娴熟的宫廷画家之手,但画中女子闺房中几乎所有的书法作品都是雍正亲手所写,包括落有他别号的两幅诗词挂轴和闺房中挂着的可能是他临米芾和董其昌的作品。

  可以证明雍正所作的系列诗歌和画屏之间存在相互关系的最为可信的证据来自于它们共同的主题和形象。在好几个例子中,一首诗和一幅画甚至形成了可以互相参照的“一对”。

  例如在一幅画面中,一位女子正坐在一棵大梧桐树旁,宽大的树叶为她形成了一个华盖。通过女子身后月牙形的门洞,我们看到几摞书和远处的矩形门。两扇门都有着其他画面中所未见的独特的浅蓝色门框。由于这些特征,这幅画看起来好像与雍正诗歌中的第三首相关:《梧桐院》中包括这样两句——“吟风过翠屋,待月坐桐轩”,明显和画面对应。

  在屏风的另一个画面上,一个女子在房中缝着衣服,同时注视着窗外开在同一根茎上的两朵莲花。汉语中称为“并蒂莲”的这种异常现象是浪漫爱情的著名象征。爱情的主题是雍正《莲花池》一诗的主旨:“浅深分照水,馥郁共飘香……折花休采叶,留使荫鸳鸯。”

  以上所作的这种比较并非仅仅是要证明雍正诗文和画屏的共同主题和形象,它所揭示的是创作《园景十二咏》和“十二美人”屏风所共有的意图。当然,十二首诗和十二幅画描绘的都不是真实的地方。

  然而,圆明园的这种象征性在雍正登极后有了某种改变。1725年,在他即位后的第三年,他在圆明园内建造了一系列的公务建筑——包括一座大厅、华丽宏伟的大门和办公处,他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处理朝政。在他成为皇帝十年之后,当他得知《十二美人图》已经从深柳读书堂的屏风中取下时,他没有下令将它们修复如初,而只是要求将它们妥善保存,放入不见天日的储藏室中。

  节选自《重屏:中国绘画中的媒材与再现》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