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从一个倒着走路的人开始的故事

时间:2017-10-30 10:05: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肖明舒   责任编辑:秋云

  城市快报报道 记者 肖明舒 16年前,一部名为《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小说让加拿大作家扬·马特尔获得了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奖——布克奖。5年前,这本号称“最不可能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被中国导演李安完美呈现,一举拿到第85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视觉效果在内的4项大奖。

  2016年,扬·马特尔又出版了一本名为《葡萄牙的高山》的新作,作品一经出版,迅速受到国外媒体和读者的争相好评,有读者称“这是他读过最为奇特的小说”。近日,《葡萄牙的高山》由未读·文艺家引进出版。

  故事中相隔70年的三位主角,看似独立并无交集,却因为“葡萄牙高山区”这一线索联系在一起。《葡萄牙的高山》这本书表面看像是一部悬疑小说,读过全部故事之后,读者又会从中发现无数个隐藏的细节,相互关联,暗藏玄机

  《葡萄牙的高山》描述了三个故事,分别以“无家可归”“归途”“家园”命名,揭示了书中跨越七十多年的人生奥秘。和之前的作品《少年Pi的奇幻漂流》相似,《葡萄牙的高山》也是一场关于家园、信仰、爱的奇幻冒险的故事。前者故事开始于蒙特娄,也结束于蒙特娄;后者则始于葡萄牙,结束于葡萄牙。

  1904年的葡萄牙。有一天,一个名叫托马斯的人开始倒着走路。在那之前,他失去了一生所爱——爱人、孩子和父亲。深陷痛苦泥沼中的他意外发现一本来自两百多年前葡萄牙殖民地的、尘封的日记,里面记载了日记的作者制作了一件“世间罕有”的东西,后来辗转流落到了葡萄牙高山区。于是,托马斯借了伯父的雷诺汽车,踏上了寻找的旅行……

  1938年的最后一天深夜,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新年。病理医师欧塞比奥在解剖室邂逅了举止奇怪的妻子。紧接着,奇怪的客人随之而至——一位带着破旧手提箱、从葡萄牙高山区的小村庄跋涉而来的老妇,想要知道自己亡夫的讯息……

  1980年。加拿大参议员保罗并不会知道,自己会在偶然造访的灵长目研究所与一只猿猴心意相通,也不会知道,当自己带着这只猿猴踏上寻根之旅时,自己的命运会与70多年前的怪人托马斯联系在一起……

  故事中相隔70年的三位主角,看似独立并无交集,却因为“葡萄牙高山区”这一线索联系在一起。《葡萄牙的高山》这本书表面看像是一部悬疑小说,读过全部故事之后,读者又会从中发现无数个隐藏的细节,相互关联,暗藏玄机:如倒着走路的托马斯、黑猩猩、伊比利亚犀牛等。这让人不禁回想起《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故事中,父亲曾说老虎眼中的画面是少年Pi的情感反射,而老虎在看向海面的时候眼中出现了母亲的幻象;老虎的名字理查德·帕克反过来就是口渴,在海上少年Pi遇到的困难之一就是干渴等,给人一种奇幻而新奇的体验。《葡萄牙的高山》中三个故事的三位主角都痛失至亲,然后以不同的方式去治愈破碎的心灵,最终得以在作者独特构思的故事构架中获得生命与爱的救赎。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葡萄牙的高山》这两部小说的出版相隔多年,但扬·马特尔以动物形象承载他形而上的隐喻没有变

  早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出版之后,身为作家的扬·马特尔于1996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二本小说,但并不成功,反响平平。此后,他并没有气馁,又开始创作一个1939年发生在葡萄牙的故事,这个“发生在葡萄牙”的故事,正是《葡萄牙的高山》。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葡萄牙的高山》这两部小说的出版相隔多年,但扬·马特尔以动物形象承载他形而上的隐喻没有变。马特尔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及:“动物是一种非常丰富的文学工具,尤其是野生动物,往往是极佳的隐喻,我以谈论动物的方式,为我们自己、为人类写作。”为了塑造好这些动物形象,扬·马特尔曾花费13个月的时间在印度参观,加之他大学主修哲学的专业背景,更让他的文学创作亦真亦幻,在奇特之余又并未脱离现实。

  马特尔无论从语言的哲思到描绘意象的象征寓意上,都设计得十分巧妙,行文也在虚幻和现实中自由穿梭,不仅如此,它还拥有着引人深思又不乏幽默的笔触

  在《葡萄牙的高山》中,爱与痛苦是一个反复被强调的主题,扬·马特尔将爱比喻为一间“有很多很多房间的房子”。他坦言,在这本书中,他希望探索“人生的苦难会如何影响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联系”。比如,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每个人平静生活背后的波涛汹涌,并在书中暗示读者,真正的心灵家园还是要到远离人世喧嚣的地方去寻找。总体说来,《葡萄牙的高山》一书融合了魔幻现实主义和童话寓言的写作手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每一位读者:“人最大的痛苦,来自无法接受命运的无常,以及生而为人的脆弱。”

  不得不说,马特尔无论从语言的哲思到描绘意象的象征寓意上,都设计得十分巧妙,行文也在虚幻和现实中自由穿梭,不仅如此,它还拥有着引人深思又不乏幽默的笔触。很多读过《葡萄牙的高山》的读者认为,这本书的题目就是一个有趣的黑色幽默:“葡萄牙的高山区并没有高山,这里没有高过山丘的东西,也没有所谓的‘群山环绕’,只有一片广袤的、起伏的草原,几乎不见树木,这里凉爽、干燥,被明朗沉静的阳光漂得发白。”可见,真正的葡萄牙高山区并没有高山,那里只有一望无际的荒原,间或有一些突兀的巨石。或许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追寻的心灵之路——孤独、无助,但是却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