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没有洪堡可能不会有《物种起源》

时间:2017-11-01 15:22: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肖明舒   责任编辑:秋云

  1869年,一位演说家在美国波士顿举办的洪堡百年诞辰集会上说,在西方世界,孩子们手中的教材或地图册没有一本不曾受到过洪堡思想的影响。

  这位演说家提到的洪堡,便是德国著名博物学家、自然地理学家、旅行家亚历山大·冯·洪堡。他曾被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盛赞为“大洪水后真正伟大的人物”。

  如今,德国女作家安德烈娅·武尔夫将洪堡的传记写成了《创造自然》一书,重新追寻洪堡的足迹。她以生动的笔触和翔实的资料将洪堡的个人传记、旅行历险和自然观念的演变交织在一起,既揭示了他在科学史上的地位,也搭建起这位200多年前的博物学家与现代文明之间的联系。

  城市快报报道 记者 肖明舒 “不像哥伦布或牛顿,洪堡没有发现一片新大陆或物理学上的新定律。在世界科学界,他不是以某一项事实或发现著称的,而是以他的世界观。事实上,他的自然之观点已经渗透到我们每个人的意识之中”

  对于洪堡的名字,很多人恐怕会觉得陌生,但是如果提起他发明了等温线、等压线——它们仍然应用在我们今天的地图上——他发现了磁倾赤道,他构想出了跨越全球的植被与气候带的概念……你可能会立即想起高中时代学过的地理知识。

  在《创造自然》这本书中,作者这样写道:“不像哥伦布或牛顿,洪堡没有发现一片新大陆或物理学上的新定律。在世界科学界,他不是以某一项事实或发现著称的,而是以他的世界观。事实上,他的自然之观点已经渗透到我们每个人的意识之中。”

  1769年,洪堡出生在一个富有的普鲁士贵族家庭,年轻时代的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并热爱大自然。大学毕业之后,他遵从母亲的安排在政府部门短暂任职,很快他便不满足于在书斋中与卷帙为伍,而是屡屡远行,考验自己体力的极限。

  他出发去拉丁美洲考察,一去就是5年,途中历经险境,满载对世界的新思考而归;他深入委内瑞拉的茂密雨林,穿越漫长的安第斯山脉,攀登当时公认最高的火山——钦博拉索山,只为一睹活火山内部喷涌的火焰;他曾与同伴惊险地逃脱鳄鱼之口,目睹野马与电鳗的残酷搏斗,在重重树影间与美洲豹狭路相逢。即使年逾60岁,他仍跋涉到俄国最偏远的角落,同行的年轻人都赶不上他的步伐。沿途他仔细记录下遇见的所有物种——哪怕是一只蝴蝶、一朵小花,也不会被他的笔记漏掉。

  《创造自然》一书中写道,洪堡站在安第斯山之巅,俯视着脚下起伏的山脉,他看到的不只是自然,而是“开始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地球像一个巨大的生命体:一切都相互关联。他开始构思一种与当时人所理解的不同的全新的自然观念,至今仍然影响着我们对自然的理解”。

  洪堡能够“同时追踪世界上所有的现象线索”,其他人需要绞尽脑汁回忆的事情,洪堡那双“如同天然望远镜与显微镜”的眼睛,一瞬间就能召唤起过往知识与观察中的每一粒琐屑

  洪堡看待世界的独特角度源于他卓越的记忆力。书中记述,他能够在多年以后回忆起一片树叶的形状、泥土的颜色、一次温度计的读数、一块岩石的层积,这使得他能够将自己相隔几十年、距离几千里的观察所得进行比较。

  就像一位他的同辈回忆的那样,洪堡能够“同时追踪世界上所有的现象线索”,其他人需要绞尽脑汁回忆的事情,洪堡那双“如同天然望远镜与显微镜”的眼睛,一瞬间就能召唤起过往知识与观察中的每一粒琐屑。

  有人说,洪堡是一位远远超前于时代的思想者,革新了人们看待自然世界的方式。此话不假。在钦博拉索山之巅,洪堡发现这里的植被分布带依次层叠,山谷里有棕榈树林和潮湿竹林,再往上有针叶树、橡树、赤杨以及成丛的小檗灌木,与他在欧洲森林里见到的十分相似,而高山植物与他在瑞士山中采集的一样。另外,他还发现了地衣,这让他想起从极地和芬兰极北端的拉普兰区带回的样本。

  于是,洪堡将自然看做一种覆盖全球的力量,各大陆都有相对应的气候带。18世纪时,从未有人用这样的方式看待植物的分布——不再局限于分类学的狭窄范畴,而是根据所在的区域和气候,把它们分成不同的类型。这种视角在当时相当独特,但今天仍然影响着我们对于生态系统的理解。

  洪堡第一次提出了人类活动引发恶性气候变化的讨论,同时也是第一个解释森林可以使周围的大气环境变得更加湿润以及具有冷却作用的学者,而且,以“生命之网”的整体视角重新审视自然的洪堡,用他的创新思维影响了同时代的无数思想家、艺术家和科学家

  一旦将大自然看做相互交联的网络,它的脆弱性也就变得相当明显。所有事物的命运都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

  《创造自然》一书中写道,洪堡对于生态破坏有着敏感的认识。早在1801年,洪堡就曾这样写过:“人类这个物种可以使再遥远的星球都变得荒芜和‘残破’,正如他们已经对地球所做的那样。”

  洪堡在委内瑞拉的巴伦西亚湖见证了殖民地种植园对环境的严重破坏,在那里,砍伐森林使土地变得荒芜,湖泊水位不断下降。由于小型灌木逐渐消失,雨水汇作洪流,冲走了周围山坡表层的泥土。随即,他在当时的科学界第一次提出了人类活动引发恶性气候变化的讨论。

  与此同时,洪堡也是第一个解释森林可以使周围的大气环境变得更加湿润以及具有冷却作用的学者,并强调林地对保持水土的重要性。他警告世人:人类正在粗暴地扰动气候,这将为子孙后代带来不可预见的影响。

  《创造自然》一书指出,事实上,洪堡的影响力不仅仅在科学界。以“生命之网”的整体视角重新审视自然的洪堡,用他的创新思维影响了同时代的无数思想家、艺术家和科学家。

  托马斯·杰斐逊称他为“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荣光之一”。查尔斯·达尔文写道,“没有什么能比阅读洪堡的旅行故事更让我激动的事了”,并坦陈如果没有洪堡的影响,他不会登上“小猎犬”号,也不会想到写作《物种起源》。美国著名作家梭罗受此启发写下了名作《瓦尔登湖》。

  可见,对于人类认知世界这件事来说,这是一场智慧的接力,上一棒的贡献是不能磨灭的。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