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观察

于丹、刘再复、李银河…40位文化名人总结2016

时间:2017-01-11 11:15:00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凤凰文化   责任编辑:周禹辰

  刘再复、温瑞安、金宇澄、于丹、方方、野夫、阿乙、郝景芳、余世存、蒋方舟、庆山、六神磊磊、李银河、王晓渔、程璧、周云蓬……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凤凰文化为你献上这一份特殊的年终总结。这是一份文化人的自我总结书,也是一份难得的当代文人心灵史。

  凤凰文化2016年终策划

  “悲欣交集”,大约是岁末年初大多数人共同的心绪。这一年,已有太多的猝不及防与出人意表。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凤凰文化为你献上这一份特殊的年终总结。

  这是一份文化人的自我总结书,也是一份难得的当代文人心灵史。

  你将看到40条迥异的生活路径,他们所经历的美好与丰盛,挣扎与痛苦,失望与诘问,羞赧与自省。在自我期许与自我的深渊之间,他们苦心孤诣地追寻求索,却不可避免地卷入时代的漩涡。在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的双重战争中,每个人都在追求一个更好的自己,一个精神世界的“理想国”。

  这一年的自己,是否达成了最初的愿望?这一年的世界,在上升,抑或在下沉?我与这个世界,已达成和解,还是相互观望?如果这不是属于文化最好的年代,是什么夺走和保留了她的荣光?……

  马小盐说,要做加缪,做一个行动者。赵野说,我要重塑传统和山河。韩松落说,世界在下沉,人群在狂欢,我们唯有奋力生活。

  文化人总结一个年份,总有些“警世通言”的意味,如果说这一群“卑微的”(阎连科语)文化人们有什么价值,大概就在于这与主流“拔河”的一点反作用力。

  愿这些“持微火者”,给予你一个检视自身和观照世界的路径。愿你在新的一年拥有丰盛的生活与丰盈的灵魂。

  最后感谢所有的参与嘉宾(按出现顺序):王晓渔、野夫、李辉、刘再复、蒋方舟、严搏非、余世存、朱大可、马小盐、韩松落、于丹、方方、温瑞安、六神磊磊、金宇澄、李银河、庆山、阿乙、路内、马家辉、葛亮、梁鸿、彭敏、王路、钟立风、郝景芳、萧寒、廖伟棠、戴潍娜、张定浩、周云蓬、李皖、程璧、绿茶、刘剑梅、陈徒手、云也退、唐山、庄秋水、赵野、胡赳赳、秦晓宇、蓝蓝、李静、杨庆祥、老树

  王晓渔(文化学者)

  一介书生的理想生活,无非是行路和读书。

  我曾计划每年赴三个未曾涉足的省,在不惑之年行遍中国省级区域。2016年只走了两个新的地方,但失之桑榆,收之东瀛。夏天在东京客居两月,逛书店,泡图书馆,与友人雅集,竟有“乐不思沪”之感。少时爱读《水浒传》,不喜“儿女共沾巾”的情长,对细致入微的日本文化常有距离。两月客居生涯消融了不少隔膜,再看一些日本小说和电影,如谷崎润一郎,如三岛由纪夫,如成濑巳喜男,如山田洋次,与此前感受颇不相同。

  读书永远赶不上买书的速度,2016年购书600余种,读过的不过十分之一。与学生一页一页细读的有阿伦特《人的境况》、福克纳《喧哗与骚动》、加缪《局外人》、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和舍伍德·安德森《小城畸人》以及一些诗作。

  2016年的写作少而又少,但出版了两本书。一本《雪夜闭门》,是十年前读书札记的结集,主要是为二三素心人而作,不足为外人道也。一本是翻译的《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作者艾玛·拉金),三年前译毕,终见天日,私心很愿意更多的读者读到此书。

  虽然生于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但与友人聚会,多有兵荒马乱的末日之感,但愿这只是读书人的过度敏感,但愿岁月真的静好,现世真的安稳。

  野夫(作家)

  這一年时光飞驶,坊肆如昨,却似乎平添許多血痕泪迹。哀鸿联翩掠過窗外,世界的悄声呜咽无不惊醒夜半酒梦。这一年血脉長期贲张,故而血压髙攀,我終於開始進入一個服药的年代。药与酒之相随,果然如处魏晋。这一年勤奋如牛,卖了两个话剧,未能上演。签了三个電影,未能通過。写了一本书,不能出版。对此时世,依舊不改苦笑。这一年愧受天下赠酒五百斤,喝完三百瓶,不亦快乎!使酒骂座有之,打情罵俏有之,一日三省吾身,仍舊恶習如故。這一年行脚万里,行善若干。获友千余,添敌数枚。毀譽參半,宠辱无惊。这一年君子潜影,宵小喧嚷,种种雷人,不堪入目。唯种瓜東篱,聊助盘飡。对此世界,我已无言。岁暮回首,诚如迅翁所言:自觉不曾偷懒于旧岁,故而也無從振興于新春。又如翁言:窗外是无边的夜,我在生活,且还將生活下去……

  李辉(作家)

  2016年是我的本命年,六十岁,退休的日子。这一年,有许多时间节点不能遗忘:1966年,“文革”爆发五十年,“个人崇拜”引发红卫兵一代的狂热,中国从此陷入混乱;1976年,“文革”结束四十年,随之恢复高考,“新的长征”与改革开放拉开序幕;1986年,巴金《随想录》合集出版30年,巴金对历史的反思、自我忏悔意识和强调“说真话”,依旧没有过时。2015年年底,我在《收获》终于完成十二年的《封面中国》写作,最后三年结合自己亲历写“文革”十年往事,也算是梳理“文革”十年史的一个不小写作工程。2016年世界发生诸多难以预料的大事,2017年世界还将如何,无法想象。历史舞台永远上演各种悲喜剧,弱小如我们,恐怕只是看戏人。如莎士比亚所说,每个人都是主角,走上舞台,再走下舞台。看各种角色在舞台上表演,历史如此这般行进。

  刘再复(著名人文学者)

  今年,我的自叙史之一《我的写作史》问世并放入柳鸣九先生主编的《当代思想者自述丛书》,由河南文艺出版社以《两度人生》的书名出版(书中还有吴小攀先生对我的采访录)。书能出版,当然高兴。但是,面对的整个世界则让我困惑。八卦横飞、功利挂帅,人们纷纷出卖自己的灵魂,权力的逻辑和财富的逻辑统治一切。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也证明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胜利。物质世界病态地膨胀,精神世界畸形地萎缩,金钱浮肿病与思想贫血症并举,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病入膏肓的世界能让我快乐吗?

  蒋方舟(青年作家,新周刊副主编)

  我个人的2016年是很懒惰的,或者说是一个迟来的gap year,今年上半年我参加了一个交流项目,呆在日本,每天就是吃和逛,人生第一次不以创作为目的去生活;今年九月我考了人大创意写作的研究生,每周去上文学课,重返校园,回归一种简单的生活。

  在公共生活中,我对2016年是挺失望的,觉得这一年社交网络上看出人们公共议事的能力“被”下降地很快,热闹的事情要么是两性问题,要么是道德问题,所有严肃的问题消散在调侃和窥私中。

  知识分子在这一年中总被“该做些什么”的道德压力所逼迫,却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年的文化生活很枯燥——也许并不是没有好的文艺作品,而是舆论对文艺作品的讨论能力同样下降地很快,走心、炸裂、尿点等等,但这并不是用来形容艺术的词,它们毫无价值。

  2016年和过去几年一样,是过于喧嚣的沉默,可预见的未来一年,似乎会依然如此。

  严搏非(上海季风书园创始人、三辉图书总策划人)

  这几年的局面越来越像二十世纪初年,今年尤是。英国脱欧,欧洲的民粹上升,美国的川普在大选中获胜,普遍的逆反开始显现政治上的后果。现代性通过世俗化将各种文明溶于普世价值的进程,难道将要翻转了吗?而在一切迷茫的年代理应有的成熟的政治争论,又在哪里?这个年代,这些不确定的人心,难道就像塔奇曼在描述20世纪初年的《骄傲之塔》中所说:“波涛滚滚,又哪里停得住”。

  好吧,认真地保持我们的审慎吧,去找到那个适当的距离并主动地站过去。别忘了,你今天所支持的,明天就可能发展为一桩罪行。

  余世存(作家)

  在2016年,“跑路学”成了汉语世界的显学。有人说,没有例外,“移民教父”贾葭或成最大赢家。在对用脚投票表示理解的同时,我们也当知道,地球村里已经同气连枝。我们几代人一同经历了全球化浪潮的喜剧,也经历着全球化的反动。在文明的时运变迁里,既然我们应劫应运而生,就得印劫印运,如此庶几完善美满。中国文化称道这种人的行为是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业,断天下之疑。我们在这里,领受我们当受的福报,福祉和报应,吉凶与一切众生同患。唯有如此,才能有望贞下起元;唯有如此,一元可复,复始而万象更新。祝福新年!“新年好,新的悲伤好!”

  朱大可(文化学者)

  每天都是各种奇葩级的坏消息,显示一场洪荒巨变即将到来。

  马小盐(小说家、文化批评家)

  2016年,是全球弥漫着强烈的割裂氛围的一年。这一年,越往后,我越想到的是出版于2014年的昆德拉的小说《庆祝无意义》。作为一位小说艺术家,他身在法国,他熟知西方社会的种种困境。至于我们身处的东方社会,我们深知,它的困境是西方困境的N次方。显然,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类身处困境之中,光明之子路西法随时会嬗变为黑暗之母。庆祝或许毫无意义,但我深信,只要我们的内心深处,对人性之善仍有期待,对真理与美仍有坚守,对自身之在仍有要求。未来,人类终必获得救赎。现在,我是加缪的信徒,我相信行动。即若是风中之烛,每一次细微的点燃,不能照亮他人,尚能照亮自身之在。

  韩松落(专栏作家、影评人)

  曾经在微博上看到过一段话,那段话说,人生在世,像在水里游动,但游动的人又分两种,一种习惯于漂,随波逐浪,顺势而为,轻松抵达目的地,另一种习惯于游,奋力挣扎,力争上游,经过艰苦的努力,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所谓习惯于游,大概就是习惯于过度用力的生活吧,习惯工作,习惯克服困难,把磨炼视为当然,也习惯于把每分钟填满,习惯在给自己的生命增量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2016年,就这样在过度用力中,做了一部28集电视剧的中方编剧(电视剧真是时间黑洞,可以让人三四天出不了门),去剧组跟了一段时间,又做了若干影视剧的策划案;写了二十多个专栏,和高峰时期相比已经大幅下降,但仍然让我忙得脚不点地;交了五本书稿,出了一本书(《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说情话》,第二本也即将上市);开了七个自媒体,虽然没能日更,也断断续续写了下来;做了三百多场直播,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开了许多讲座,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而明年,这种生活还将继续。

  世界在下沉,人群在狂欢。我们唯有奋力生活。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湖州灭门案告破
2017年8月11日,湖州警方分别在安徽、上海等地将
儿童福利院作调整
随着政策的进一步放宽和社会知晓度的逐步提高,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