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花未全开月未圆

时间:2016-12-28 10:39: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   责任编辑:秋云

  图片来自插画家园

  我们在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困惑:父母对孩子关爱得无微不至,却常常招致孩子的反感;曾经柔情蜜意的情侣,步入围城之后却变得关系冷淡;人生路上的那些朋友或知己,却常常做出彼此伤害的事情来……为何会出现此般困局?

  心理学里有个术语,叫做“刺猬法则”,它强调的就是人际交往中的“心理距离效应”,只有合适的距离才能让彼此感觉舒服——距离太远,缺少必要的交流与信任,对方在彼此心目中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不了解,情就淡漠了;距离太近,同样也很危险,没有距离、没有秘密,往往让彼此看到对方身上的缺点,往往会打破那种“看上去很美”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现代人的交往中,还有一种行为叫做“非爱行为”。说的是以爱的名义对最亲近的人进行的非爱性掠夺。这种行为往往发生在夫妻之间、恋人之间、亲子之间,也就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之间。这种行为,常常会使爱成为一种借口、一种负担。

  距离和独立,不仅仅是一种对人格的尊重。这种彼此之间留一点分寸、一点余地的距离,其实也接近禅宗所推崇的一个境界——“花未全开月未圆”。这是人间最好的境界,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美好的东西一旦得到,到达了顶点之后,这种美好就会渐渐流逝。而未全开、未全圆,仍使你的内心有所期待,有所憧憬。

  这就是自然循环的大道。亲人之道、朋友之道,亦是如此。彼此留一点分寸,得到的则是海阔天空。

  《先出轨的人是谁 这结局让我猜不透》

  见报时间:6月15日

  前陈:对主人公安杰而言,这是一个“螳螂在前黄雀在后”的遭遇:因无子而与结发妻子感情变淡,因外出而与女同事频频越界,因对方意外怀孕而选择和妻子分道扬镳。在他看来,都是自己种下的因,才有眼前的这些果。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离婚后没多久,他听说妻子竟然也怀孕了,也就是说,他和妻子出轨的时间不分先后……

  新知:说实话,我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我知道实情之前,我对妻子是怀着十二万分的愧疚的。我以为自己负了她,也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惊出一身冷汗——我知道那是良心在作祟。可现在,我则是五味杂陈——我们的共同朋友没几个,但他们似乎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细”了——你说这样我以后如何面对他们。更重要的是,我实在不明白,妻子为何要出轨。虽然我们没有孩子,但我差不多为她付出了我所有的一切。通过努力,我升了职,赚了些钱,换了房,还有车。她在单位是同事们眼中的幸福太太,可为什么要背着我做这些勾当呢?她是在报复我吗?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呢?

  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挺矫情的,但我过不去这个坎儿。我在家从来不和现在的妻子提以前,好像以前的那一切,根本就没存在过似的。我是一个崭新的人,从头到尾只认识眼前的她,然后有了现在的孩子。可我知道,这是假象——我现在在想,等我孩子长大之后,我要不要告诉他我曾经的婚史呢?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

  人真的很奇怪。当我拥有了原来梦寐以求的孩子时,这颗心又像是挂上了热气球,飞到了高空。我想冲到前妻面前,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如果我那样做了,又是一场大战开始了。

  《情路上的ABC君》

  见报时间:7月13日

  前陈:小秋坦言,自己是个选择恐惧症“患者”,病情不仅体现在买裙子上,也作用在了择偶的过程中——面对母亲病倒,她突然萌发了赶紧结婚的念头,于是可能人选浮现在眼前:前前任高大威猛,分手多年后再相聚暧昧丛生;前任性格古板可用情很深,分手之后竟然闭关一月之久;还有一个发小,留洋学成归来,怎么看怎么可以再续前缘……三个备选放在眼前,小秋感觉有点乱花渐欲迷人眼。

  新知:都说现实是残酷的,半年过去了,我依旧是单身。不是我没有行动,我和前前任一直微信保持联络,属于分享个段子都能哈哈大笑的那种。可很奇怪,每次我想约他出来吃饭聊天,他总是一副当天有事很忙的样子。这样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我把他比喻成孔雀男,也许对着所有的异性都在开屏吧,这种男人不要也罢。还有那个发小,我们同学聚会了几次,每一次都被他现在的成就迷得七荤八素的,可问题是,自卑感同样袭来——我问过自己,一个大专学历的,配得上博士后吗?

  我把这些烦恼,借着酒劲一股脑倾诉给了前任——那个用情很深的小胖子。我越说越用力,好像也喝多了,有点不省人事。转天我是在酒店醒来的,发现全身穿戴整齐,小胖子并没有乘人之危。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就在我抄起电话想诉说真情时,那边传来了低沉的声音。他恋爱了,对方是一个护士。

  我祝福了他。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很空,这些幻想的肥皂泡,破了。

  《我讨厌自己 变成让自己讨厌的样子》

  见报时间:7月20日

  前陈:大四男孩阿峰嘲笑自己是个后知后觉的人——直到马上要读完这个让自己厌烦的专业,即将听从父母的安排,从事一份让自己厌烦的工作时,他才迎来青春期的第一次叛逆,第一次意识到,父母为他铺陈的人生,并不是他想要的。但问题是,他还来得及吗?

  新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软弱的人。在我的记忆里,父母非常强势,这种强势不仅贯穿在我的记忆里,也停留在了我的各科老师的脑海里。我曾经向高中班主任诉说过我的苦衷,当时她苦笑着对我说:我也是当妈妈的,特别理解你母亲的想法,你要相信他们是为你好的。

  他们是为我好的吗?从物质角度,肯定是的。毕竟衣食无忧的生活近在眼前了。但我的精神世界呢?我被压抑太久了,而且这种日子还要继续下去。今年毕业,他们为我找到一份工作,就像是他们事先承诺的那样,钻进实验室里不用接触人世。我并不想评价这份工作的优劣,只能说它并不适合我——我算过,除了早晨在食堂吃饭会和同事闲聊几句,我几乎是沉默不语的。这不仅是工作要求,也是我对现状的一种不满。我不属于这里,却被安排到了这里。这不公平。

  我要辞职考研,用两年时间做过渡,之后出国去接触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条路想想就挺崎岖的,可是我想这样做。你支持我吗?

  《担心自己的一个选择 毁掉孩子的一生》

  见报时间:11月2日

  前陈:刚过而立之年的椰琳是个超有责任感的妈妈:孩子尚在襁褓,就在规划孩子的教育蓝图。究竟是上公办学校,还是从国际学校起步,一路冲着留学之路奔到西。很多人劝她时间尚早,甚至怀疑她得了产后忧郁症,可她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份担忧的来源——害怕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埋怨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并不上心。更重要的是,这份忧虑或者抱怨,其实来自于她对自己童年时期的回顾与总结。

  新知:最终我选择让孩子上了国际幼儿园,学费令人咋舌,可我自我安慰道:为了孩子的未来,这点钱算什么!我知道,这个决定身边人并不赞成。我们家并没有多么富裕,特别是为了结婚买房,我和丈夫几乎掏空了两家人的积蓄,并且背着听起来天文数字的贷款。可那又怎样呢?既然有了孩子,我就得为他的未来着想。在我的想象中,我的孩子不一定是多么出类拔萃,但一定是拥有双语能力的小孩。因为这项技能就是你打开眼界的那把钥匙——要知道我的人生,吃亏就吃亏在了英语不好上。曾经我拥有外派工作的机会,最终倒在了口语能力这块短板上。我曾发誓我的孩子不能重蹈覆辙,而现在就是改变的第一步。我不后悔我的选择。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2016年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增速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位于首位
甘肃面塑艺人侯彬
1月18日,甘肃民间艺人侯彬在家展示自己的面塑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