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残疾姑娘的爱情

时间:2016-12-31 16:14: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   责任编辑:吴晓琳

  本版插图 张驰

  A是一个残疾姑娘,腿不好,智商比常人差一些,十九岁那年,经社区安排,她进入社区开办的小服装厂,在里面做些简单的缝纫活。

  工作一段时日,厂里来了一个年轻的设计师,二十五六岁,刚刚大学毕业,有理想有抱负,一腔激情,还有才华,设计了几种新款,很快接到客户的订单。有一次,为了赶交一批棉服,工人需要加班,大多数工人都报怨太累了,表示不同意加班,只有A站出来,说她同意加班。A还用了一个很恰当的比喻,我们都是坐在一个小船上的人,不努力一起向前划,那不就落后了嘛!A身体不好,她都能赞成加班,别的工人无话可讲。在A的带动下,众人如期完成棉衣的赶制工作。为了表示谢意,设计师请A去吃火锅,那是第一次有男孩子请A吃饭。吃饭时A喝的饮料,但就像喝了酒,脸颊红红的。A时不时地伸手去摸摸自己的脸颊,它为什么会这么异常啊!以前从没有过这个样子。

  生产车间里不乏八卦者,有人从A的眼神里看出A不明白的那份异常,于是流言四起,说A居然会暗恋设计师,人家一个俊朗有才华的小伙子,在这小厂只是屈尊,总有一天人家要去大公司,A一个智商比常人低下,脚上还有残疾的人,凭什么去爱人家?这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A确实陷入了单相思,但陷入单相思的A也是幸福的,幸福的她听不见那些蔑视的流言蜚语,但设计师隐隐约约听见了,这流言传到他的耳朵里,他这才留意,当他从车间经过时,A向他投来的那炽热的眼神。又有一次,厂里来料,需要有人留守收原料,当设计师带着他亲自采买的原料回到厂里,他看见,只有A一个人留守,数九天,她站在厂子的门外,只有月光照亮了她,不知道她等了多久,但她一直站在那里。设计师心头一热,下车,脱下他的棉衣,披在她单薄瘦小的肩上。

  没有开始,所以也谈不上结束,工人们所言不假,一年后,设计师被一家大公司挖走。设计师离开的那天,他在工人们惊异的眼神下,拿着送给A的礼物,大步走到A的工作台前,知道从此再无机会,A缓缓站起,接过礼物,还接受了设计师给她的用力的拥抱。A大胆地在他耳边问,你爱我吗?设计师大声回答,是的,因为你是一个认真的女孩,所以,我很爱你!

  A明白,那只是一个温暖的告别,与爱情无关,众人也同时明白,那个坦荡的拥抱与告白,不是爱情,而是对被讥讽与嘲笑的暗恋,对追求爱情的光明与权利,一个有力的鼓励。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复兴号"商业运营一月
一个月以来发送旅客46万人次,上座率高达96.4%。
赵北村走上富裕路
娴熟地侍弄着地里的萝卜,秋季的收获让农民陈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