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希望给观众的不只眼泪

时间:2017-05-08 10:59: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苏菁

  漫画来自插画家园

  橙色

  35岁

  制片人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阿德  前几天和送水师傅聊天,他说自己干的是体力活儿,不像我,靠说话就能挣钱。

  我扑哧一下就乐了。当时不想承认,后来咂摸了一会儿,人家说得还真在理——从我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做过什么重体力劳作。不仅如此,而且始终养尊处优地坐在空调房里。日头晒不着,冷风也吹不到。再加上没有什么上下班打卡的概念,听起来是不是特别遭恨?

  没错,轻易别跟人说。

  但我为啥还总抱怨呢?就好比我昨天抽了一盒烟,烟灰缸积满了灰,我也懒得倒,一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眼前是一摞刚看完的剧本,做过批改的只有寥寥几页。

  说不上来的难受。像是吃了不舒服的东西,却又吐不出来的感觉。躺在扉页上的那些作者名字,像是咧着嘴朝我笑的一个个人头——他们当中,有几个我是认识的,除此之外,很是陌生。没有打过交道的自然不必再联系,可最让我伤心的,还是曾经有过合作的、我视作不错的合作对象的编剧们——他们的文字,简直下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你挺愤青的。

  至少你做这行,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换句话说,每个行业的最低门槛究竟存不存在?反正在我们这个行业,鱼龙混杂,奇葩尽显,这才是让我最头疼的问题。

  我做剧本统筹已经快十年了。最开始和你现在的工作有点类似,不时也写点文字。后来一个偶然,跳到了电影行业,给一个知名制片人做了两年助理,出师后就在这行扎了根。

  严格来讲,剧本统筹也属于制片人的工作范畴之一。只不过一部电影,能顶着制片人头衔的人可能有好几个,分工不同而已。对于我,就是和剧本死磕。

  一个合格的剧本统筹,工作绝对不仅仅是拿到剧本之后展开的。往往我们是电影市场的前哨战,观察、捕捉并分析当下市场什么类型的片子最受欢迎,拍成什么样的才能卖钱。听起来是不是挺商业的?就是这样。

  如果都由着导演自己的性子来,那么绝大多数的电影,结局都是赔钱。进一步说,如果一个导演第一部影片就赔了很多,那么投拍第二部,就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去说服投资方。而对于知名导演而言,投资方给出的赔钱空间,也只有两部而已。也就是说,在电影成为商业化产品的现实面前,剧本统筹就是导演和投资方以及市场特别需要的那条纽带。

  你说的,他们听吗?

  矛盾就在这体现了。有的投资方特别霸道,简直就是在布置命题作文。这种项目你接不接?卖弄自己的清高,还是作践自己的审美?我刚入行时,特别痛苦,总觉得在做没营养的事情。这几年心态平和了些,也换到了比较专业的公司,遇到的投资方,似乎也不像前几年那么疯狂了——资本像洪水一猛子涌进这个行业,用自己所谓的艺术追求,恶心观众买票做梦的地方。

  也许是关系捋顺了吧,这几年和投资方有了比较好的互动。比如说我会定期提供国内外类型片的趋势、一些导演的筹拍动态。前者是观众们常换常新的口味,后者是知名导演,特别是站在金字塔尖的那几位大导手里的原材料——乱世出英雄,你也不知道哪位大导的项目,突然就缺钱了,或者需要追加投资,这时候我们如果能穿针引线,甚至直接拿到项目,也许就能换来不错的口碑和极大的回报。

  当然,导演也是我的心病。他们不像投资方,还能用报表和数字说话。他们更多是个人情绪化的艺术家。虽然我在某种程度上,特别愿意顾及他们的个人表达以及他们的影片气质,但是说实话,有些导演真是顽固到令人爱恨交织。

  我有个朋友是知名文艺片导演。一般来说他拍片子都是冲着得奖去的,可功成名就之后,也在考虑要不要照顾一下市场。这两年他连续拍了两部商业片,票房不佳。我曾经三番五次和他谈心,希望他在拍摄中有所调整,甚至在剧本架构以及宣发方式上,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当时他是听进去了,结果还是执意为之。

  给我感觉,这份工作永远是跟所谓的完美在作战。

  就像是你前期打磨了一件宝贝,光彩熠熠的,特别漂亮。然后一群人过来了,把玩了片刻,宝贝就缺了一角。后边的人陆续赶来,宝贝在他们手里,渐渐失了真。等你回过头再去看,面目全非,甚至风马牛不相及。这种从内心深处打捞出来的悲哀,特别让人郁闷。我消化了整整几年,现在学会了以平常心待之。

  你和编剧们的感情怎么样?

  编剧有好几种。其中一种是风格化特别明显的大家。他们的剧本已经自成体系了,略微修改就能筹拍。还有一种是立项在前,然后再去找合适的编剧完成。理想化情况下,当然是一个编剧一蹴而就,可真实情况是,一个剧本可能要由好几位编剧协力完成,就像是承包一块庄稼地那样,划出几块地,有人种茄子,有人种土豆……

  虽然我不承认这是流水线式创作,但相互协作一定是需要的。问题是,能够保质保量完成自己任务的编剧,越来越稀少了。要么就是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文豪,可交出来的剧本特别矫情,要么就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连人物逻辑和矛盾都捋不清楚。

  所以你才生闷气。可我觉得剧本统筹好了才拍片,你们工作风险性并不大啊。

  怎么可能给剧本这么多的时间?有的时候是改得差不多就立马开拍了,有的则是写完了三分之二,留下的部门就成了一边拍片一边补写的烂尾工程。当然,当我深知某一剧本在某一部门存在薄弱却无时间弥补时,那种不得不放任自流的悲哀感受,又会再次萦绕心头。

  其实剧本就像是我的孩子。做这一行,如果只把电影当做生意,它永远成为不了让人做梦的媒介,如果太诉诸自己的个人意志,电影又会沦为少数人的玩乐。这么多年,我学习的就是平衡之道和沟通之道,尽可能兼顾到各方各面的感受与收获,其实挺锻炼人的。

  你还有梦想吗?

  我希望少点烂片,有一点既有市场回报又有趣味和话题感的类型片。毕竟这是大家花上两个小时做梦的地方,我希望观众们走出包厢,告诉我,值了。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民警包粽子迎端午
5月27日,福建省龙岩市公安局永定分局民警展示包好
高温黄色预警
京津冀鲁等9省份有35℃以上高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