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我是家里“救火队员”

时间:2017-05-09 10:29: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穆琼   责任编辑:周禹辰

  插图 育慈

  采访对象:安姐 年龄:55岁 职业:保洁

  ■ 这些年的艰辛都写在了脸上

  那天,我从父亲那儿出来,准备回家,路上碰见了一个好多年没见的高中同学。她惊呼道,你这是咋了,怎么这么憔悴?我知道她想说的是“怎么这么老”,只不过人家怕我难过,换了个词儿而已。

  我知道我老了。这些年的经历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那是多少化妆品都遮不住的。我也早就不化妆了,没那个闲心。想当年,我也是个美女,有人专门跑到我们单位,就为了看我一眼。可现在……没办法,操心的事儿太多。

  那天我和同学聊了很长时间,聊这些年的经历。我特别感慨,同样是家里的老大,她活得比我滋润多了,而我,却活得如此辛苦。在她最难的时候,她的父母和弟弟妹妹给了她强有力的帮助,使她可以面对生活的风浪,一点点从生活的阴影中走出来。而我,全靠一个人扑腾,一路艰辛走到现在。

  我离婚后好几年,一直居无定所。我回过娘家,但是受不了我妈成天唉声叹气,好像我给她丢多大人一样。后来我妹帮了我,她有一套空房子,我在那里住了一年。我在那儿住的时候,我妈没有去看过我一次。我每天要倒三趟车,回到家已经累瘫,随便吃口东西就睡了。早上一大早坐车去上班。有一次,家里的暖气管突然半夜爆了,水流了满屋,我醒了以后感觉床都快被泡起来了。好容易熬到天亮,我赶紧给妹夫打电话,他只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找谁谁修,他和我妹连个面儿也没露。那一夜,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到现在我还能清晰地感受到。

  再后来,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没什么钱,但是是个过日子的人。我先住在他哥哥的房子里,本来房子是出租的,我住进去,意味着人家会有经济损失。我在那里又住了一年多,直到我们决定结婚,我才算正式有了个落脚的地儿。那几年居无定所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恓惶。那种经历,对哪个女人都是摧残,都会清楚地写在脸上。

  ■ 在一个四分五裂的家庭中长大

  那天,我和同学站在路边,彼此都很感慨。她感慨我的不容易,我感慨她有那么好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同时,又心生自怜,没有感受过那样的家庭温暖。

  我们家情况比较特殊,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大弟弟跟着父亲过,我和小弟弟、妹妹跟着母亲。父亲对我们几乎没有尽过抚养的职责,所以母亲对他很是怨恨。她把这种怨恨发泄到我们几个孩子身上,打骂是常事儿。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们,性格都有问题,妹妹总说不要做母亲那样的人,可她的性格偏偏最像母亲,她从小也是被母亲打得最多的孩子。大弟弟虽然跟着父亲,但父亲工作忙,其实是我奶奶带着大弟弟生活。父亲再婚后,大弟弟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搬出来住了。小弟弟最可怜,他刚一岁多时,父母就离了婚,他对于父亲完全没有印象,父亲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后来母亲再婚,继父对小弟弟也不是很喜欢。

  生活在这样一个四分五裂的家庭里,那种感觉真是一言难尽,主要感觉就是累,操不完的心,层出不穷的事儿。小弟弟离婚后,工作也不顺利,一直窝在家里。我妈成天摔摔打打,是我到处托人,给他在外地找了份工作。妹妹因为脾气霸道,和妹夫经常闹矛盾,闹得厉害了,妹夫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得劝我妹,平息家里的矛盾。这些都是小事儿,最难的是赡养老人。

  由于我们一直跟着母亲生活,所以父亲那边走动得也少,也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去看一眼。可随着父亲的年龄越来越大,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平常没事儿的时候,我会去看看他,他就很高兴。可我小弟弟和妹妹几乎从来不去,他们觉得,父亲当年没有尽义务,他们现在也没有义务去赡养他。好在父亲有继母照顾,也不用我们太操心。

  我母亲的赡养是个问题。几年前,继父去世了,就剩母亲一个人。去年,母亲在聊天中,表达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担心,尤其是到了晚上。我和弟弟妹妹商量后,决定我们轮流去陪宿。对于这个决定,我妹妹不好反对,但她特别不愿意,她觉得母亲完全照顾得了自己,这么做是给孩子们找事儿。说实话,我理解我妹的想法,因为我母亲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给予我们的爱和温暖比较少,不像别人家的妈妈那样慈爱,再加上她性格古怪,所以我们都和她不亲。可她意识不到这一点,还总拿别人家的孩子说事儿,让我们心里很不舒服。

  可不舒服归不舒服,她毕竟年纪大了,赡养她是我们的义务。为了照顾妹妹,我和大弟弟每周各去两天,只让妹妹去一天,就一天,她也不能做好。

  ■ 弟弟吸毒被抓 妹妹只知抱怨

  就在上上周,就是我遇上同学的那天,家里刚出了一件事儿,大弟弟吸毒被抓了。弟妹不知道怎么办,给我打电话。我是又气又急,他也是五十岁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为家人想想呢?儿子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如果让别人知道家里有一个吸毒的父亲,谁会愿意把女儿嫁到他们家?这些年,我们就怕他复吸。弟妹也因为这件事儿,提前退休了,每天守着他,就怕他控制不住再去找那些人。我们紧操心慢操心,一眼没看住,他又出事了。

  弟弟被带走的那天,正好继母在外旅游,本来说好暂时让弟弟照顾父亲几天,他就出了这事儿。父亲等不来弟弟,给他打电话,一直没人接,父亲急得不行,认为弟弟出事儿了。我们不敢告诉他真相,骗他说弟弟被朋友叫走了,家里有急事,那边信号不好,过几天就回来了,这几天我去照顾他。我又给我妹打电话,告诉她这些情况,说我这几天去不了母亲那边了,我得照顾父亲,让她多去母亲那儿看看。没想到,她在电话里一通抱怨,然后母亲那儿也没去,也没再跟我联系。

  说实话,有时候真不想管这些事儿,我也烦。可是不管心里又过不去。同学那天说我就是家里的“救火队员”,哪儿有情况去哪里。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穆琼说】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管是离异家庭还是正常家庭,都会遇到各种问题,那些看起来和睦的家庭,不是没问题,而是问题处理得比较得当。

  对于离异家庭来说,不管是赡养老人,还是兄弟姐妹间的相处,很多问题处理起来要困难一些,付出的精力也会多一些,这也是安姐觉得很辛苦的原因。只是,这些辛苦并没有白费,它让家里人在最无助的时候,能感到温暖。这才是最大的意义。

  闪存现场

  穆琼:女人一操心就老得快,您真是怪不易的。不过,您并没有说的那么老。

  安姐:谢谢您。

  穆琼:真的,看一个人是否老主要看眼神,很多人外表打扮得很年轻,可眼神却给人一种迟暮的感觉。您的眼睛里有光彩。

  安姐:谢谢您这么夸我。最近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儿,我心情很不好。

  穆琼:好像一般家里的老大都挺扛事儿的,不是有句俗话说长姐如母长兄如父吗?

  安姐:要是能不当这个老大,我是真不想当,看我妹妹,由着性子,我虽然不赞成她的做法,但有时也挺羡慕她的,她可以那么做,我却不能。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复兴号"新增28个站
好消息!"复兴号"新增4条线28个站,经过你家吗?
“科学”号获样品
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16日圆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