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夏天的故乡

时间:2017-07-04 09:52:0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张华梅   责任编辑:秋云

  很多人不喜欢夏天,认为夏天炎热烦闷,有肆虐的蚊蝇,有聒噪的蝉鸣,总是令人不快。而我不,我喜欢夏天,喜欢那淋漓尽致的雨,喜欢太阳毫无保留的热忱,喜欢植物无所顾忌地生长,喜欢万物呈现出最旺盛的生命力。

  也许夏天是最不会想家的季节,外乡和家乡何其相似,走到哪儿,都有一种身处故乡的错觉。但其实,想家是人们骨子里的情感,再好的外乡也无法替代心中的故乡。

  即使普普通通的几滴雨,也能在心中洒落成一幅画。故乡的植物竞相生长,禾苗齐整,野草缠绕,藤蔓借助树的力量勇敢地攀缘而上,有点像离家外出人们的不屈不挠。

  母亲的菜园一定生机盎然,绿色的辣椒,紫色的茄子,红色的番茄,长长的黄瓜和豆角,还有圆圆的南瓜,这些东西不能想,一想起来就会流口水,就会想陪着母亲说说话,就想对着远处的故乡无奈地笑笑,然后再情不自禁地流几滴泪。

  故乡的河里总是热闹非凡,很多光着屁股的孩子在游泳,这是少年时的情景,却也是夏天最大的乐趣。抓鱼摸虾不一定有多大物质上的收获,但那种精神上的满足感,多年以后仍然令人难忘。其实,在外打拼的人,何曾不是在人海里游泳,又何曾不是在“抓鱼摸虾”,所不同的是,我们更在意现在的物质收获,因为我们必须生存下去,生存下去才能想家,才能美美地想那些童年往事。

  故乡的树阴下聚集了很多人,老人们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陈年往事,聊故乡的历史与现实。

  从河里爬上来的孩子们闲不住,他们在地上划格子,下各种各样乡间流传的土棋,真是不亦乐乎。男人们在打牌,神情专注,不时爆发出得意的笑和互不相让的吵闹声,越是这样激烈的场面越吸引人,有很多人在围观,偶尔惋惜,偶尔兴奋,比自己打牌还带劲儿。有许多女人围拢在一起,手中做着活儿计,或者纳鞋底,或者打毛衣,总之是不得闲的,不得闲的还有她们的嘴,不停地说着话,张家长李家短,时而有几声叹息,时而又爆发一阵哄笑,神情转变之快,就像夏天的晴雨之间。

  夏天的故乡是有荷香的。庄前有池塘,庄后有池塘,庄左庄右都有池塘,池塘里长满婷婷的荷,圆圆的荷叶间隙,露出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想到故乡的荷塘,心中便弥漫一阵芳香,这些年在外乡哭过笑过失落过得意过,但只要想起故乡的荷,那看似普通的荷仿佛有无限魔力,能让我瞬间安静,能让我心情平复。很多时候,觉得自己是一只蜻蜓,飞来飞去,疲累时总想落在故乡尖尖的小荷上,顺便在清水里看看自己的倒影,和自由自在的小鱼小虾打声亲切的招呼。

  思念故乡的情感如酒,在夏天时最浓厚。一桩桩往事就如一杯杯佳酿,慢慢地饮,就会渐渐迷醉。其实,醉了也好,醉了以后,遥远的故乡就到了眼前,周遭的人群就成了乡邻,岁月在夏天里变得可亲可敬,每个人的身心都可以自由地在故乡穿行。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