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女高管不被承认的宿命

时间:2017-08-23 10:21: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   责任编辑:秋云

  诉 木棉 40岁  高管

  一个女人的职场奋斗史,其实就是她与恶心作战的光荣战绩。这么说听起来有点恶心,可实际就是如此。

  我胃口一向好,你说吧。

  很多年轻人面试时,总说要争取职场公平。这个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公平?你上学时,老师对待每个同学公平吗?这么多门功课在你心目中公平吗?还有你的那几个前任,你所付出的爱公平吗?

  不要跟我谈公平。因为在这件事上,我吃了太多的亏——曾几何时,我也想被同等对待,可是作为一个女性,从求学到求职的整个过程,就是在重建内心的秩序——所谓的公平,都是制定规则的人的话语权。

  其实你骨子里也挺叛逆的。

  从小我被家里人教育要当个淑女。可我告诉自己,要出人头地。淑女的命运,无非是嫁个好老公还是找个烂渣男而已,但是出人头地的女人,未来走向就太多姿多彩了——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希冀自己拥有什么话语权,只是想和别人不太一样而已。

  但造化弄人,从上学开始我就成了不少人的竞争对手。成绩拔尖,一张嘴一套一套的,各种登台演出也不怎么怯场,我被自己的不甘心推到了舞台前面,成为周围人艳羡的对象。这种气场挺奇妙的,它让我慢慢地开始自我认同:我就是如此优秀,至少比你优秀。

  这是一种傲慢吧。

  这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我总是保持着冷静和克制。好像有个镜头,时刻打量着我似的,让我总是提着一口气,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摔到台下来。糟糕之处则是慢慢悟出来的——我好像缺少朋友,男的女的都和我保持着若即若离。我以为这是偶像和崇拜者的距离,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真心与傲慢的距离。

  你从什么时候纳过闷来的?

  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就是咬牙不愿承认罢了。特别是毕业之后,我以面试总成绩第一来到这家企业,当时自信心是爆棚的。我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坦途,所有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加班、出差,利用周末继续报班考证,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在眼前的工作,以及觊觎更高的职位上。事实上,我也只能如此——我从大学伊始就来到了这座大城市,这里我没有亲人。自从毕业之后,我的大学同学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只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得到聚会的消息。我像是闹了情绪似的没有参加,这让我更成为不受其他人待见的罪状之一。更要命的是,自从我在高三复习阶段烧掉了一个从外校转来的书呆子的求爱信后,再也没有人向我表达过爱意。我承认我是会恋爱的,但是这么多年,却毫无用武之地。

  所以你看,异地他乡举目无亲,朋友缺失,爱情真空,我不努力工作还能做什么?

  工作给你带来了什么改变?

  如果是我站在全体大会上发言,我一定说是收获了自信,发现了人生价值。但此时此刻,面对你我必须坦诚——工作让我更加强势,而且出现在我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因为在工作上付出的相对较多,我成了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从一个新入职的大学生,慢慢转变为中坚力量,这种角色感的把握,我没有太多的智慧。我只是告诉自己,努力去证明自己就可以了。可是困惑接连袭来——面对你势如破竹的成长,一些前辈开始把你当做竞争对手,而同期入职的那些人,渐渐地被你甩在了身后。特别是在团队合作当中,你的领导、你的同事和你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他们寄希望于整体成绩越来越好,又不希望你过于显示自己的能力,从而影响他们的位置。

  最让我难受的,则是来自于职场对于女性的歧视——面对一些机会,企业似乎更倾向于男性。不管是重大项目、内部培训甚至是晋升的岗位,在考核过程中,性别成了很重要的一个关卡。在我入职的第四年,我拥有了一个争取晋升的机会。当时我的竞争对手是两位男士。如果只考量业绩和能力,我绝对志在必得,但结果事与愿违——我成了炮灰。

  为了这件事,我没出息地哭了。是那种痛彻心扉的大哭,我觉得自己特别悲伤,因为一直以来,我始终把工作当做我唯一可以与别人较量的武器。可我现在,连最后的骄傲都没有了。

  但你现在是高管,你是怎么从这段阴影中走出来的?

  其实现在再回头看,当时的那个职位并不适合我。如果我当时上去了,也许我现在不会坐在这里。换句话说,每一个企业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很多人会说,为什么会把那样一个庸才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事实告诉我,这是两害取其轻的最好选择。

  所以,利益纷争才是每一个企业潜滋暗长的另一面。只有看清楚了利害关系,我们才能审时度势,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好像从那件事之后,我变得更加冷酷了——不是说面无表情,而是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那种决心,升华成了所有的困难都是在修炼我浴火重生。

  最终,我似乎是成功了,成了这家企业唯一的女性高管。

  当然,你也失去了更多。

  当我拥有话语权的时候,也意味着最后的大门,已经将我隔绝在外——亲人远在家乡,朋友难觅知音,而所谓的追求者,似乎披着献媚者的外衣,被我一眼识破。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女高管的宿命——当你绝对优秀的时候,职场中也将失去性别之分——那些男性已经忽略掉了你的穿着、你的首饰、你的香水味,因为在他们眼里,你的性别不值得一提,你手里的权利才是他们真正感兴趣,并且要试图接近你的原因。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