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几拳砸碎的人生

时间:2017-09-01 10:09: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魏然   责任编辑:秋云

  诉 倾诉人:冯先生 年龄:63岁 职业:无职业

  望:缺少热情 习惯寂寞

  冯先生体型消瘦,近一米八的身高让他更显单薄。已经过了六十岁的他,明显比同龄人苍老。他并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说话的声音比较低,喜欢低着头自言自语似的说话。他摩挲的双手布满了常年干粗活儿磨出的那种老茧。他有一部老年人手机,里边只有不到10个人的联系方式,其中4个是他前妻和一对儿女及女婿。他说自己没有朋友,每天出去打点零工,剩余的时间都是自己待着。他说,自己忍得了寂寞,因为熬过十多年的牢狱生活,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了。

  闻:冲动真的是魔鬼

  这些年,因为我有过这段经历,给我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不能怪周边的人有偏见,就算是有那个词儿叫“浪子回头”,可就算是回了头,在人们的印象里,还是会觉得离你远着点儿好。真的,浪子回头,可能可以重新努力做一个好人,但过去平静的,甚至说是平淡的生活,还有亲情,永远再也回不去了。

  我其实不想说过去犯错的经过了,事情过去20多年了。当年,我的生活挺顺心的,身体素质可好了,打球、跑步、游泳……爱好挺多的。我和老婆生了一对儿龙凤胎,让多少人羡慕啊。可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我犯了一个大错误,给我自己和家庭都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我一个发小哥们儿,和邻居闹了点别扭,找了几个不错的,想给自己出出气。大家也是一时冲动,就替他“拔闯”去了。打人没好手,没想到一下子把人打死了。唉,时间要是能倒退多好啊。

  不说了,就是这个事儿,虽然我不是主犯,可罪也不轻,进了监狱。不论我多么后悔,不论我爸妈、我老婆哭得多么死去活来,事情已经是那样了。我入狱一年多以后,我老婆提出离婚。我没有不同意,本来嘛,人家凭什么要等我十几年?一对儿女,当时才五岁。当时我恳求她能让孩子们偶尔来看看我,可是,后来她和孩子一直也没有来过。

  我出狱十多年了。出来以后,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家里兄弟姐妹能远着我就远着我。找工作也不顺利,本来离开社会这么多年了,新技术不会,再加上有“前科”,就业肯定不容易。我出来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看我前妻,看看孩子们。我听我妹妹说,我前妻后来又再婚了,这个在我意料之中。

  为了和他们见面,费尽了周折,我前妻一开始是绝对不肯见我的。这不能怪她,换了谁,也是怕。你想,一个从监狱里出来的人,生活没个着落,人家怕我找麻烦啊。不管怎么说吧,后来还是见着前妻和儿子了。当时那心情,真是,唉……算了,我也不说了。我儿子都是个大小伙子了,学习还挺好的,我心里特别高兴。我当时四处打零工,没有钱,找我妹妹借了400块钱,给儿子200元,让捎给闺女200元。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默克尔组阁遇挑战
德国24日举行联邦议院选举。分析人士指出,默克尔
巨型花篮露芳容
当日,天安门广场“祝福祖国”巨型花篮基本布置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