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我想对她们说声抱歉

时间:2017-11-01 10:48: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   责任编辑:苏菁

  摄影 杨扬

  诉 纽扣 26岁 职员

  天津网讯 我得了绝症。这是来自院方的判断,并不由我自己说了算。即便我自认是个乐观的人,但遇到这样的事,依旧受到极大的打击——都说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差,每年生日大家都祝我长命百岁,怎么事到临头,这些都成了特别虚伪的话?我工作挺努力的,生活也向着认真的方向去过,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宣告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呢?我想不明白。

  为你难过。

  我试图找到一个答案,即便我也清楚,不过是一种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的借口——国内的省市我几乎都去过了,也算是看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国外我去的不多,但是两年的外国求学经历,也算是让我打开了一点点眼界——和同龄人相比,我真的要幸福很多——我来自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没有吃过什么苦。爸妈给我提供了最为完善以及在他们看来最好的教育,虽然在高考中我发挥失常了,依旧凭借还不错的成绩,考入了一所重点大学。在那里,我结交了很多哥们,甚至成了肝胆相照的兄弟。我们一起喝酒吹牛,谈天说地,描绘毕业之后的蓝图,勾勒退休之后的生活,当然还有女人——这似乎是雄性动物们最善于交流的话题之一。每一个出现在生命中的姑娘,都是照亮我们人生方向的启明灯——我忘了,这是哪个哥们在酒后对我说的话了。当时我觉得这是胡说八道,现在认为是不二真理。

  其实你看,我们都拥有很多很多。

  这种情绪是错综复杂的:一方面我在抱怨命运甚至依然觉得老天不公,一方面我陷于回忆之中,那些温暖的、浪漫的,或是充满着小打小闹小磕绊小矫情的经历,都让我会心一笑。特别是躺在病床上,眼前是满树即将凋零的黄叶,一种走在人生尽头不要再去执着的轻松感,反而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我是不是真的该放下了,静静地走完人生最后这一段呢?

  可我失败了。有两段感情我依旧割舍不了。自私地讲,她们不是我的友情甚至亲情,而是陪伴我走过一段岁月的两个姑娘。她们一个是初恋,一个是我的前任。这段时间,每当我闭上眼睛,她们的脸庞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像两颗闪闪发光的启明星。她们时而重叠,时而分散,像是对我说着什么,每当我努力去听,却是一片寂静——如同你举着高倍望远镜仰望星空一样。安静如斯,寂寞如斯。

  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两段感情无疾而终,说到底都是我的错。虽然伤害的方式不同,但无疑都给她们带来了长时间的阵痛。初恋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在散伙饭的时刻选择了分手:因为看不到我们的未来。

  她来自外地,一个不那么富裕的小乡镇。她很少谈论自己的父母,一是缘于自卑,二是清楚我和她父母之间,也不会有太多共同语言。其实她的顾虑,在我们交往之初就向我表达了。她跟我说,如果我介意她的出身,就不要去招惹她,毕竟比起拥有,她更害怕失去。可我哪里懂得女人的心思,懵懵懂懂地示爱,莽莽撞撞地承诺,以为自己能冲破一切障碍,有情人总能终成眷属。后来就遇到了父母这一关,我爸妈直接提出来不满意我们交往。我不理解读书人怎么会这样不明事理,他们对我说,正因为懂得生活的难处,才不想让我们以后为难。我把父母的想法原封不动告诉了她。她失踪了整整一周,回来之后只扔给我一句话:你是个骗子。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了我的心里。我不恨父母,因为他们提供了我拥有的一切,我没有资格恨他们;我更不能恨她,她是最无辜的受害者,我只能恨自己——为什么我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没有任何的能力,改变事情的走向?为何我不懂得人情世故,把所有人物关系都彻底打乱?

  多久之后你走出来的?

  我沉寂了整整两年,一点心思都没有。然后我就遇到了前任。她是我出国留学时认识的老乡。她看起来很外向,整天都是笑呵呵的。这对我而言,是一种治愈,就像是久居黑暗的人,终于盼到了好天气。我们走到了一起,依偎在塞纳河畔,她对我说以后要在这里生两个孩子,买一套带游泳池的房子。我又狠狠地点了点头。

  就在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父母对我说,回来吧,我们需要你。我变得左右为难。结果就是,我希望她和我一起回国。她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然后默默地走开了——当时我依旧没有懂得,承诺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展现着自己的自私。

  我们分手了,那天塞纳河飘着发丝一样的细雨。她穿着黑色的大衣,雪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她对我说,你就是个骗子。

  所以你想道歉。

  我很想找到她们,或者拜托朋友替我转达我的歉意:因为无知才会无畏,因为自私才会自利,我负了她们,负了真心,负了时光。特别是,在时间即将溜走的当下,我真的意识到了时间的宝贵。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