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失去孩子我不敢说真相

时间:2017-11-05 11:27: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李宁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何柔,女,34岁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李宁 摄影 赵雯晔  何柔坚信,是自己害死了还未出生的孩子。于她而言,这是她的心结,也是她不敢向外人道的秘密。如今,她被这个秘密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甚至有向丈夫坦白一切的冲动。

  然而,冲动过后,她又归于平静。昔日凶悍的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外强中干,竟然那样强烈地害怕失去。

  故 事

  自从半年前发现丈夫薜明出轨后,何柔变得极其敏感多疑。那时她已经怀孕两个多月,正是孕期反应强烈的时候。偏偏那段时间,丈夫又恰好经常出差。何柔常常无缘无故地感到委屈,在家里冲爸妈发火,在电话中冲丈夫吼叫,就像一颗炸弹,没人点都能“爆炸”。

  何柔至今都不知道,丈夫的出轨究竟是在那之前,还是如丈夫后来所说,是被自己逼的。何柔的一个高中同学和丈夫是同事,曾经和丈夫一起出差,她支支吾吾地告诉何柔,她觉得薛明可能有问题:“他总是独来独往,有时整夜不回宾馆,而且,出差去南京,并不是总公司要他去,而是他主动申请的。”

  就这样,何柔拖着虚弱的身体偷偷去了南京。她并未使用什么高明的盯梢技术,就逮到薛明和一个长发美女在宾馆中整夜没出来。仅存的理智让她没有闯进去,而是早晨堵在房门口和薛明摊牌了。薛明无法抵赖,只能不断哀求,他甚至写下了保证书,说以后如果再犯则两人离婚,家里所有的房产、存款都归何柔。

  有一次,当着何柔父母的面,薛明跪在地上恳求说:“你忍心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吗?或者,你狠心不要他?”何柔不忍心,所以她忍了。他们的婚姻在何柔的憋屈中得以进行。

  薛明的确温柔了许多,就连常规的孕期检查都请假陪何柔一起去。他每天晚上向何柔汇报这一天的工作,让何柔检查他的微信联系情况,每个月月底去营业厅将通话记录打印出来交给何柔。然而,不信任的种子已经种下,何柔经常无端怀疑,薛明可能有另外一部手机。毫无疑问,怀疑换来的是争吵。时间长了,连何柔的父母都开始站在薛明这边,说何柔神经过敏。

  9月底,薛明再次出差去南京,这次是公司委派的任务。据薛明说,推不掉。何柔曾向自己那位高中同学求证过,的确是这样。然而,她还是怀疑,怀疑那个长头发的女人就在南京等待薛明,而那个地方,是怀孕近9个月的何柔无力企及的。

  于是,在那个孤独的中秋之夜,何柔在心中给薛明扣上了出轨的帽子,并冲动地决定放弃这个孩子。一夜失眠后,第二天,眼圈红肿的何柔一早起床,想去医院做引产手术。

  小区里的道路很平坦,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路况下,何柔摔了一跤,血随即流出。何柔很快被送到了医院,而那个孩子,却没有保住。

  当事人心述

  我以前不相信心想事成,觉得那是骗人的把戏,但自从流产后,我真的开始相信,当你强烈地希望一件事发生时,真的会如愿。比如,我其实从婚后就一直怕薛明出轨,因为他是那样的温柔、英俊,结果呢,他真的就出轨了。

  在怀孕的将近9个月中,我其实不止一次想过要放弃肚子里的孩子。第一次是在刚知道怀孕时,强烈的孕期反应让我觉得难以承受,而薛明在那段时间表现得不够贴心。

  我常常想,一个女人,承受这样多的痛苦为你生孩子,凭什么你表现得像个没事儿人?妈妈说我的想法不对。她说孕育生命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情,即使和爱情无关,也是一种享受。

  我不屑,觉得像她那样一辈子被爸爸捧在手心里的女人,不会明白我的感受。

  薛明出轨被发现后倒是表现良好,但我觉得他可能是迫于外界压力,特别是他的父母,天知道他60多岁的老娘多么想抱孙子。

  不安全感让我备受煎熬,我渴望一个能让我安心的永久保证,然而连行动都可以伪装,语言就更不可信了。薛明满脸无辜地向我母亲倾诉他的无力感,母亲非但不站在我这边,还代薛明来问我:“闺女,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到底要怎么样?一瞬间,我自己也有些迷茫,但又很快确定:我要安全感。

  薛明后来很少出差了,这让我觉得有些许安慰。9月底的这次出差,薛明说要应对的是公司的一个大客户,这将影响到他明年竞争中层的结果。我故作大度地说,去吧,却在薛明走后心里一直敲小鼓。

  薛明每天都打电话回来,他表现出的轻松与亢奋是留在我身边时所没有的。我要求他每天晚上12点和我视频,让我知道他在居住的宾馆。他照做了,可我还是不放心,要求薛明每天晚上发和同事在一起的合影给我。

  他终于发怒了。

  平心而论,我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可如果不这样做,我那颗心无处安放啊!中秋节那天晚上,其实我们还在赌气,他短短的问候在我看来更像是敷衍。那一刻,我决定放弃孩子。

  现在想来,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赌气,还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一切都无所谓了。我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孩子。前一秒还心心念念要做引产手术,可当我被告知失去他时,我却失声痛哭。

  薛明比以前更体贴温柔了。他自责说不该出差,否则可能不会出事。那一刻,我相信他的悔、他的痛都是真切的,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孩子最后的模样,而我没有看到。薛明不让我去。

  我接受了薛明的温柔,自那之后再也没要求他做过什么。至于那天我为什么会出门,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薛明。

  后 话

  自从失去孩子后,何柔居然不再怀疑薛明出轨了。起初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只不过,一夜夜的噩梦过后何柔才发现,她所有的精力都已经用在了悔恨和对那个孩子的怀念中。

  如今,任何的安慰都只会加深她的愧疚。她说自己正在努力从泥沼中挣扎出来,但又感觉“前路漫漫”。

  专家解读:有些心结,还是放在心里

  【本期专家】滑静,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催眠治疗师、NLP高级执行师,天津朗坤阳光身心灵咨商服务中心咨商师,擅长亲子关系、行为模式的改变和情绪疏导

  很多事情的发生,看似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对于一个母亲来讲,没有比失去孩子更痛苦的事情,十月怀胎朝夕相处早已血浓于水,绝非一时半刻可以放下,自责和内疚也是很正常的,何况这次意外是出于自己的决定,只是换了种方式而已。

  姑且不要提什么“心想事成”,事实已经这样,没办法改变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冥冥之中这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因为不管是引产还是将孩子生下来,接下来的事情绝非那么简单——如果引产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要面临太多的指责和抱怨,婚姻也会面临不可抗拒的危机;如果生下来,何柔肯定会面临巨大的失落,因为对于新生儿的家庭来说,大多数的家庭会把关注焦点放在孩子身上,已经对丈夫存在信任危机,再加上生理上的变化,后果也是不得而知的。也许,对于这个家庭来讲,暂时失去孩子,可以让彼此有些空间去静下心来想想到底要什么。婚姻不能靠一方的妥协和忍耐来维持,这样的婚姻是岌岌可危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谁也无法预料这样的安排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何柔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梳理一下在婚姻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对于这个心结,我想还是不要讲,因为现在大家还处于悲伤阶段,情绪不稳定,很多决定都会让自己后悔。更何况何柔和丈夫之间已经有信任危机,此时讲出来会雪上加霜,一定会是婚姻破裂的结果。或许你觉得讲出来会放下包袱,岂不知更会加重负担!

  我想说,何柔,给自己些喘息的机会,放下所有的评判,真实地去面对自己。这半年来你真的是太辛苦了,身心都备受煎熬,好好让自己休养一下吧。从自私的角度讲,让薛明有愧疚感其实对你们的婚姻和感情都是有好处的,如果他真心爱你,接下来你们一定会越来越好,彼此都会更加珍惜当下的生活。更何况你们都还年轻,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好好爱自己吧!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穆加贝不言辞
11月19日,在津巴布韦哈拉雷总统府,总统穆加贝在发表
钩弋夫人墓盗洞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这一系列案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