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我连恋爱的资格都没有

时间:2017-11-27 10:53: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畅 26岁 职员

  我知道这话没有恶意,但我还是感到失望。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对大家的评价失望,因为追求美是每个人的权利,而是对自己有了深深的无力感。原来有多么的自命不凡,到头来就会有多么的孱弱无力。放眼望去,那些平均比我矮半头的男孩女孩真的在各自精彩着。而我呢,个头疯长,体重狂飙,白花花的肥肉填充着我的大腿、后腰、上臂,甚至侵入了大脑里——我感觉自己一事无成。

  我很早就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真爱。可是谈一场恋爱,难道连资格都没有吗?

  为什么这么悲观?

  你看我的样子,还不清楚?我的身高突破了1米8,如果只是高海拔其实还好,可我还是一个胖子——说这种话,其实根本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想法——我是想以自己的惨痛经历告诉你,似乎很少有男人会垂青一个又高又胖的女人。

  身材这件事,有些人是后知后觉。你呢?

  如果后觉后觉,也许就没有对比带来的伤害。青春期之中,我是对自己饱含期待的:长手长脚,稳稳坐在班级最后一排,有点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这让我平添了很多底气:她们是比我学习好人缘佳长得美,可那又怎样?当身高不足我下巴的时候,好像怎么也傲娇不起来了。

  当时我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特别是当我看到电视里的那些高挑的女郎穿着光鲜亮丽,在满是追光的舞台上走来走去的时候,我的牙齿都在打战——这不就是我该去选择的人生吗?

  我成了中了大奖,却要拼命隐藏喜悦的人。我坐在最后一排,看着无处下笔的数学卷子,却心花怒放——我的基因也许早就为我规划好了未来。

  从什么时候发现梦醒了?

  仿佛一夜之间,我开始发胖。起初我以为体重上升是正常现象,毕竟自己还在长身体。后来这种趋势脱离了轨道,也脱离了我原有的认知——我扔掉了巧克力和爆米花、放弃了珍珠奶茶和冰激凌,甚至戒掉了主食,恨不得每天都嚼菜叶子。结果呢,还是继续胖。我无计可施,坐在地上哭了一晚上,转天爬起来一称,又胖2斤。

  不知不觉,我的身高很争气,突破了1米8,体重也不甘落后,突破了150斤。终于,我成了一个油腻腻,且令人生畏的高胖子。

  为什么令人生畏?

  由于身高的原因,我成了身边人眼中的那道墙——一位好友曾这样开玩笑:每当我经过他的身边,感觉就像是黑云压境。

  我知道这话没有恶意,但我还是感到失望。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对大家的评价失望,因为追求美是每个人的权利,而是对自己有了深深的无力感。原来有多么的自命不凡,到头来就会有多么的孱弱无力。放眼望去,那些平均比我矮半头的男孩女孩真的在各自精彩着。而我呢,个头疯长,体重狂飙,白花花的肥肉填充着我的大腿、后腰、上臂,甚至侵入了大脑里——我感觉自己一事无成。

  去健身吧,也许能把肥肉减下来。

  我很懒,也不想动脑子。想到那些漂亮的衣服、精致的妆容、似真似幻的舞台,都渐渐离我远去了,本该刺痛我的,现在也慢慢变得麻木。

  可我真想找一个对象,谈一次恋爱。在我情窦未开的时候,遇到过不少追求者,当时根本就不以为然。后来我开始长胖,搞对象这件事成为了我的死穴。

  父母开始着急,朋友不断吐槽——眼看你就要成为剩女,怎么还不能被人解救?他们开始为我物色各类人选,公务员,海归男,IT民工……拿着这些来自于各行各业奇形怪状的单人照片,我也曾澎湃和幻想:真想能和其中一位牵手、亲吻、紧紧依偎在他的臂弯之中。

  现实是,身高却似乎断送了我的幸福。有礼貌的,抬头盯着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我,说还是做普通朋友更舒坦。没修养的,直接掉头就走,好像和我在一起,让他伤了多大的面子。

  直面自己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从小到大,我把自己武装起来,以为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感情宣泄,就像自己的身材那样,像一道墙那么坚强。归根结底,我还是个女人。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圣诞树”艺术节
圣诞临近,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第八届“圣诞树”
特朗普签太空令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签署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