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频道 | 国内频道 | 国内军事

新排长,该如何去掉这个“新”字

时间:2017-08-29 10:37:0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   责任编辑:张浩

  “上刺、下刺、左刺……”一招一式在震耳的呐喊声中尽显血性。第75集团军某旅排长刘迪(左一)组织刺杀训练。

  张正举摄

  45天,是南部战区陆军某旅五连排长安绍新顺利摘掉新排长“新”字的时间刻度。

  45天前,到连队报到,他怯生生站在全连官兵面前,面对似曾相识却又些许陌生的一切,多少有点底气不足。作为一名战士提干生,安绍新知道,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排长,自己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

  45天后,由他担任炮长的车组,在某型战车实弹射击考核中夺得全营第一。被战友们高高抛起的那一刻,意味着安绍新顺利通过战友们的“初考”,成为大家心目中名副其实的排长。大家说:安排长军事素质过硬,考学前就当过班长,交流起来没什么架子,我们都服气!

  一时间,表扬和夸赞纷至沓来,安绍新的内心却异常平静。他说:“我只是保持了一名战士冲锋的姿态,在融入连队环境的过程中得到了成长。”

  在该旅同一批分下来的新排长中,安绍新的履历不是最耀眼的,但是最具“兵味”的:提干前当兵3年,担任过副班长、班长、代理排长,年年被评为“优秀士兵”和军事训练尖子;在院校学习期间,他以优异成绩完成极限障碍,获评学院“铁骑先锋”……

  军校毕业,安绍新被分到该旅的标兵连五连。都说标兵连的干部不好干,这不,才来几天,他就被几名班长骨干不经意地“交流”了下体能、技能。好在经过当兵和院校的历练,安绍新各方面素质和班长们比并不弱,加上从战士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那股子兵味,让他很快得到了连队官兵的认可,成为全营最先担任连值班员的新排长。

  此次实弹射击前一周,安绍新硬是在装甲车场泡了5天,找技师班长王勇请教操作技能。结果,实弹射击中,他一鸣惊人。

  “干部成长的基础是基层,第一步就是当排长。没有能力素质全面的排长,就很难有优秀的连长和过硬的连队。”对干部培养工作有多年经验的该旅政委李涛深有感触地说,新排长处在“化蛹—破茧—成蝶”的关键期,尽快去掉“新”字,快速融入基层,是摆在新排长面前的一堂必修课。

  这将是一次人生场景的转移、人生角色的转换和人生实践的转化——

  新排长要有把自己“种”在基层的决心

  刚到连队,拎着大包小包的某旅新排长张兴,便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迎着全连官兵齐刷刷的目光,老连长给他撂下一句话:“先把兵的样子给我整出来。”

  整出兵样子,就得扎进兵堆里。张兴军校学的是建筑设备工程专业,下部队被调整到炮兵连队,他二话没说背包都没打开便上了装甲车场。面对陌生的火炮装备,张兴甘当“小学生”,凡事都抢着干。

  和所有新排长一样,初到部队基层任职的张兴知道,自己将经历一次人生场景的转移、人生角色的转换和人生实践的转化。

  几天下来,张兴崭新的迷彩服变成了“大花脸”,几名班长过意不去:排长,休息一下,让我们干。张兴呵呵一笑:没事,大家一起干。

  架子放下去,威信高起来。渐渐的,战士们悄悄议论开了:这个新排长还真不错,没“官架子”,干起活来不含糊!

  “原本在院校对所学专业轻车熟路,毕了业却专业不对口;连队日常生活,就像过日子,单调繁琐。面对高远理想和‘低矮’现实的落差,失望落寞在所难免。”张兴说,作为新排长,不仅要有把自己“种”在基层的决心,等待长出根须的毅力,更要有从琐碎中找寻军旅意义的沉思。

  再高远的理想都源起于垒土筑基。长炮短枪要维护,锅碗瓢盆要管好……从读懂战士的笑脸、管好仓库的钥匙、指挥唱歌不再脸红、军事训练拿得出手开始,正是这一捧捧的“土”,垒起张兴对基层的最初认知,垒起他清晰的角色意识,也垒起他今后军旅生涯最坚实的底气和自信。

  原本给自己定了6个月时限摘掉新排长“新”帽的张兴,仅仅过了3个月,就在同批下连的新排长中脱颖而出,成了大家心中一名“标兵排长”。

  据对某旅3年来100余名新排长的问卷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新排长在“官之初”不能迅速融入基层部队环境,10%的新排长更是因此感到困扰气馁,甚至想到放弃……

  “新排长只有放下架子扑下身子,同战士们打成一片,尽快在大项任务、各种场合中独当一面,才能尽快融入基层,大展拳脚。”第74集团军某旅旅长丛亮说,基层是一本厚重的书,这里有火热、有激情,也有枯燥和繁琐,要读懂消化确实需要下一番苦功。

  新排长举手投足都是战士的一面镜子,只有把自己擦亮了,才能照亮别人——

  如果说融入基层有“捷径”,那就是尽快补上自身的“短板”

  “排长,你在军校武装越野能跑多快?手榴弹能投多远?”

  刚毕业到连队报到,某旅排长李伟龙被问及个人的军事素质水平时,他把自己在军校中引以为傲的成绩一公布,没想到听到的不是大家的肯定,而是一片窃窃私语……

  困惑中,李伟龙找到连队文书,要来了连队最近一次的训练成绩汇总。“我的天!原来差距不小,自己真是糗大了。”李伟龙心中“咯噔”一下,原本在军校时凭借军事素质优秀带来的骄傲和自豪,在这个号称“跑不输、拖不垮”的标兵连队中,顿时荡然无存。

  李伟龙悄悄和自己较上了劲。战士跑5公里,他负重跑8公里,迷彩鞋磨破了一双又一双;单杠练习,他自我加量,手茧起了一层又一层;对连队主战装备不熟悉,他拿着教材和说明书,一边自学一边请教班长骨干……一年下来,李伟龙从“白面书生”变成了“黑脸张飞”,军事素质大幅度提升,带兵也累积了丰富的经验。慢慢的,从他口中说的话,开始和当了3年的老排长一样管用。

  “新排长行不行,战士们往往第一眼就看军事素质。”某旅六连上士班长丁志勇说:“过硬的军事素质就是无声的号令,平时训练考核能树起标杆一马当先,上了战场能带领大家冲锋陷阵,这样的排长我们服气!”

  某旅新排长李志斌“速成当炮手”的事例颇有启发。一次陆空对抗演习前夕,新排长李志斌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排里唯一的五炮手林文健突发疾病,不得不退出演习。

  怎么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志斌主动申请“降级”当炮手。虽然他学的是高炮专业,但连队装备和院校所学装备在操作上大不相同,突击训练难度很大。

  李志斌偏偏和自己“过不去”。在较短的准备时间内,他钻入高温的方舱,不停地练,终于在“衣服结盐巴、双手挂勋章”的苦练下,熟练掌握了有关操作。

  次日,李志斌左手裹着纱布从容走上五炮手战位,在实弹射击中与战友配合默契,最终击落“敌机”。那天走下演兵场,全连官兵以英雄般的礼遇迎接李志斌……

  “新排长来部队,看一切都是新鲜的;而战士看新排长,浑身上下也都是新鲜的。新排长举手投足都是战士的一面镜子,只有把自己擦亮了,才能照亮别人。” 夜深人静,灯下静思的李志斌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的话,“如果说融入基层有‘捷径’,那就是尽快补上自身‘短板’,正青春,在路上”。

  “起步看走势,经历是成长。”南部战区陆军某部政委胡军认为,个人能力素质尤其是过硬的军事素质,是真正融入环境的摆渡船,是证明新排长实力的通行证。好比一块石头,跨上去了它就是“铺路石”,让你站得更高、走得更远;跨不过去它就是“绊脚石”,从此举步维艰。

  部队犹如一杯水,你若是一颗糖,融入它,就会把水变甜;你如果只是一粒沙,就只能沉入水底,无声无息——

  去掉新排长这个“新”字,身入更需心入

  “首长、战友们,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强军梦,我们连的梦》……”说起2014年刚当新排长时参加的那场演讲比赛,现任某旅保障连指导员的李振坤记忆犹新。

  融入连队从了解连队开始,爱官兵从宣扬官兵做起。演讲中,他提前熟悉连队光荣战史,结合战友们备战跨区演习、勇夺集团军标兵连队称号的奋斗拼搏历程,向全旅官兵展示出连队的血性担当,最终荣获演讲比赛的桂冠。

  回到连队,战友们以最高礼遇迎接了他,感谢他让连队的精气神通过他的演讲,再一次全方位呈现出来。

  从那以后,战士们把新排长李振坤当成了“贴心人”。在3个月之后的跨区演习中,他带领小分队团结一心,出色完成了袭扰、掩护等任务。如今,他在同批排长第一个升任指导员。

  第75集团军某旅排长梁忠融入基层的做法,似乎有点“另类”,因为他经常在战士面前“亮丑”。

  刚当排长那会,一名战士失恋,把情绪带到了工作生活中。一开始,梁忠准备了一大堆道理,不料这名战士越听越不耐烦。后来,他干脆坦陈自己失恋的故事,并主动提供恋爱指导……这招还真灵,这名战士瞪大眼睛问他:“排长,你是怎么挺过来的?”有了心灵共鸣,梁忠因势利导,这名战士情绪很快平静下来。

  这期间,有老排长提醒梁忠:你这样亮丑,不怕战士笑话,丧失威信?对此梁忠有自己的看法:“我亮的不是‘丑’而是心,只有你掏心窝子跟战士说真话,战士们就会把你当自己人。”

  此后,梁忠“亮丑”的次数越来越多,却越来越赢得战士的尊重。不少战士真诚地说,梁排长亮出的那些“丑事”,让他们少走了许多弯路。

  梁忠说,当有一天战士们因为一个问题要找你求助或商量时,你的威信自然就有了,新排长的“新”字,从那一刻开始,在大家心里也就除去了。

  当新排长开始尝试改变自己,放低身段融入官兵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已经真正熬过军旅人生之初的阵痛,度过了“不适期”。

  记者在对多个旅级单位新排长群体的采访中,约九成新排长渴望能迅速融入连队大展拳脚;约四成的新排长对基层部队环境心怀忐忑,约有七成的受访者表示对如何融入、靠什么融入基层连队环境,没有一个清晰的路径。

  “部队犹如一杯水,你若是一颗糖,融入它,就会把水变甜;你如果只是一粒沙,就只能沉入水底,无声无息。”某旅政委李涛说,心入比身入更重要,只要用心,新排长们就会成为那颗“糖”,不仅能让官兵尝到甜头,自己也能尝到成长的甜头。

  “自助者,天助之。”安绍新坦言,去掉了新排长的“新”字,对新排长们来说还只是开始。等待他们的下一块“巧克力”,也许是苦的、甜的、淡的,或者五味杂陈的,希望初入军营的新排长们都能默默咀嚼,然后生出力量,破茧成蝶翩翩起舞在军旅这个大舞台上。

     原标题:新排长,该如何去掉这个“新”字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科学”号获样品
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16日圆满完成
两伊边境强震
据美国地质勘探局地震信息网消息,伊拉克苏莱曼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