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频道 | 深度报道

《黄河大合唱》

时间:2017-06-27 14:37: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伦兵   责任编辑:张浩

  刘秉义(上图)、王宏伟向严良堃做最后的告别

  昨天上午,上千人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怀着沉痛的心情向著名指挥家严良堃做最后的告别。他们中间有著名指挥家杨鸿年、谭利华,有与严老合作多年的著名歌唱家郭淑珍、刘秉义,也有年轻歌唱家王宏伟等。原中央乐团合唱团的歌唱家和现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的歌唱家们也都赶来和他们尊敬的指挥家做最后告别。

  女儿:老爹说不要用眼泪跟他告别

  严良堃的二女儿张援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父亲对我说过,‘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我的一切从大自然来,最终要回到大自然。生前我已经占有了人民过多的荣誉,我去世以后做最后一点贡献,就是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地上,作为其他生命生长的养料。’所以,他最后要回到他的故乡,他的骨灰要撒进他的家乡长江里去。”张援还介绍,父亲严良堃和母亲相识于湘江和长江交汇处九江口,他们生前就约定死后骨灰汇聚一处,“我母亲先走了,骨灰撒在了湘江。父亲把骨灰撒在长江,这是践行他们的浪漫约定,他们要在那个地方携手魂归大海。”

  告别大厅庄严肃穆,严良堃的遗像被心形白花所环绕,严老安详静卧花丛。在《黄河大合唱》和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歌声和乐声中,人们依次向严老鞠躬告别。

  张援说:“我的老爹说过:他的老师冼星海告诉他,自己所学的一切都要先给自己的民族,要和民族的解放事业大业连在一起。他一辈子在做这件事。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曾叮嘱他,不要迷恋名誉地位,要做一名普通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我的老爹做到了,直到最后他也希望不过多地耗费人民的财产。他特别不愿意让这么多的老朋友在大热天来见他。我的老爹跟我说,不要用眼泪跟他告别,在《欢乐颂》和《黄河大合唱》的歌声中送他。”

  合唱协会理事长:严老各地讲学从来不计报酬

  前来送别的中国合唱协会理事长李培智说:“听到严老逝世的消息,我很心痛。我从1969年进入中央乐团合唱团就在严良堃老师的指导下参加合唱演出。后来我担任了合唱队长,也是严老一直指点着我。到了合唱协会,严老师还是我们的名誉理事长,也经常点拨我。他一走,感觉失掉了父亲一样。他和我父亲是同岁,所以我真的像对长辈、对父亲一样看待他。严老对推动中国合唱作品的演唱有着巨大的贡献,他对很多中国合唱作品的处理被后来的很多指挥和合唱团在演出中认可和运用。从《黄河大合唱》到《旗正飘飘》,再到瞿希贤创作的《牧歌》、黄自的清唱剧《长恨歌》以及田丰创作的《毛主席诗词五首大合唱》等等中国作品,都是老人家带领中央乐团合唱团呕心沥血一点点磨出来的,也成为后来各地演唱这些歌曲的范本。严老晚年到各地去讲学和指导从来都不计报酬,甚至给了报酬都不要。2006年我们合唱协会中山合唱基地举办指挥训练班,请严老去讲课,结束后给他报酬。老人家回到北京用这些钱复印了《黄河大合唱》的合总谱和钢琴谱,让我们合唱协会送给各地合唱协会和艺术院校,而且不让说是谁送的。老人家不图名,不要钱,不要利,就是为了合唱,就是这样谦虚,这真是高风亮节。我们为中国合唱界失去这样的掌舵人和领军人而难过。中国合唱协会的几个创始人都走了,他是坚守到最后一个离开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实现老人家当年的理想,让合唱艺术更加普及和提高。”

  学生:齐唱《黄河大合唱》送别恩师

  简短的遗体告别仪式结束之后,人们在烈日下目送先生灵柩送上灵车。突然间,现场传来《黄河大合唱》的歌声。告别室廊檐下台阶上,几位中年人眼看着灵车的方向,纵情唱着他们唱了一辈子的歌。“风在吼马在啸,黄河在咆哮……”声音不大,但充满着力量。他们是严良堃的学生,他们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先生最后一程。同时,他们轻声呼唤“先生走好”。

  中国交响乐团著名指挥家、中国合唱事业奠基人之一严良堃6月1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作为冼星海的学生,他是《黄河大合唱》的权威诠释者;1959年为国庆献礼指挥演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是此曲首次在中国演出;1964年在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担任千人合唱首席指挥,影片《东方红》的最后一幕中担任指挥的也是严良堃。文/本报记者 伦兵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确实说过:“(美国)将开始谈判以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某个全新的交易,条件是...
第三代北斗芯片发布
实现亚米级的定位精度,并实现芯片级安全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