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津频道 | 社会频道 | 感恩天津

林逢欣:安贫乐苦 侍奉残嫂20年

时间:2017-07-11 10:24: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汪宗禧 黄萱   责任编辑:郝英杰

  天津网讯 天津日报记者 汪宗禧 黄萱  7月1日,北辰区青光镇铁锅店村一间村屋里。林逢欣跟往常一样,天刚亮就做好了营养早餐,接着上炕抱起二嫂程绍华,给她擦洗干净了,再按摩一番。然后把嫂子的头颈在臂弯里放妥当了,用小勺往她嘴里送食。抱人者瘦小,被抱者胖大,看上去就像小孩抱大人。且那白白胖胖的嫂子比小孩还难缠,绷嘴晃脑就是不吃。“嫂子乖,吃饱了小姑背你遛弯儿去。”连哄带骗,一顿饭喂了俩小时,直把那小姑子累得大汗淋漓,衣衫都粘身上了。吃完了,还得抱嫂子下炕,拿身子做拐棍,撑持着嫂子散步消食。伺候完便溺,再把嫂子安顿在炕上,已是半晌午了。见嫂子安生下来,林逢欣赶紧抱出来一大包丝线,做起了“裁线头”的营生。“这是打蚊帐厂领来的活儿。裁一斤挣7毛钱呢。”不一会儿,瘫在炕上的二嫂又犯狂躁病了,小姑只好放下营生,跑过去“哄孩子”。

  一边照看嫂子,一边还要挣钱养家,一天裁10公斤线头,只赚十几元钱。林逢欣却不嫌少,“够了,咱这不是农村吗,地里有菜有粮有果,饿不着。”快到晌午了,林逢欣撂下线头,又跑进厨房去给嫂子做营养午餐了。

  “20年了,养个孩子也成人了。嫂子呀,啥时才能让你小姑喘口气呀!”串门邻居心疼林逢欣,免不了责怪嫂子两句。林逢欣说:“她是我嫂子,伺候她还不是应当应分。”邻居说:“嫂子,连亲爹娘都不管的也有呀。”林逢欣不搭话,一手抱着嫂子,一手举着小勺哄嫂子吃午饭。邻居叹道:“这么多年了,咱村像嫂子这样病了残了躺炕上的,老的少的走了得有一个生产队了。可你看看嫂子,白白胖胖越活越回去了。逢欣呀,你这样的姑娘哪里找呀!”

  林家8兄妹中,林逢欣最小。“我们这些做哥哥姐姐的,欠小妹太多了,她没受过宠,反倒为这个家、为她嫂子吃大苦了,受大罪了。”二哥林逢水说起小妹,泪就哗哗地流。1997年,在去伺候婆婆的路上,二嫂程绍华突遭车祸,成了“植物状态”。家里一堆哥哥姐姐嫂嫂,可哪一个都在忙生计奔前程,林逢欣也嫁到市里生了娃,小日子过得自在滋润。谁来伺候二嫂呢?全家人正犯难呢,刚满30岁的小妹林逢欣丢下都市的繁华时尚,带着丈夫、孩子回到乡下娘家住了。这一住就是20年。“打小二嫂就待我跟亲妹妹似的,伺候她我乐意。”医生说二嫂活不过两个月,可在小姑子的臂弯里,二嫂20年后活得像个小娃娃。医生说二嫂活了也是植物人,可二嫂硬是在小姑子怀里背上,有了知觉、有了记忆、有了情感。这期间,打爆了多少个流食注射器?换了多少根胃管?喂食、喂药、按摩、擦洗、练筋骨脑力、伺候大小便……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里玉米棒子老了一茬又一茬,村上老人走了一拨又一拨,二嫂却越来越像个孩子,越来越离不开小姑子了。那天二嫂狂躁病一犯,一口就把二哥膀子咬破了,二哥忍痛撸开小妹的袖子一看,满胳膊都是疤!二哥哭了:“小妹呀,你咋不说呢?你咋不说呢?”上门的医生说:“像林逢欣这样的护理水准,请嘛样的护士都做不到。”美名播四乡,就有附近民营医院上门求贤,许给她4000元月薪,还有休假。林逢欣丈夫病退,孩子中专毕业没工作,家里穷得连荤腥都不舍得沾,何尝不想出去挣钱?可嫂子躺在那儿,她舍不下这个家。她宁愿不拿钱不休假也得伺候嫂子。“她是我嫂子,我伺候她应当应分。”

  晚上,二哥回来就能接替小妹了。林逢欣就又躲去侧房“裁线头”。半夜了,趁二嫂小睡当口,二哥过来帮小妹干活。“哥,眯会儿去吧,明儿你还得出去干活呢。”二哥一边裁线头,一边流泪:“小妹呀,你原本年纪轻轻,在市里过得好好的,你原本……这个家多亏你了,这个家亏你太多了……”

  付出多了,免不了亏欠。林逢欣亏欠最多的是儿子。孩子本该在市里上学,却跟着她来了农村,而她只能给孩子一口饭吃,没工夫打理孩子学习。孩子只上了个中专,在一家轿车厂总装线刚上班,那厂子就停产了,孩子就失业了。找工作到处碰壁,眼下闷在家里可怜着呢,“这孩子心眼儿好、有耐性、能吃苦,只要有个工作,他会好好干的。哥,你别管小妹了,要是能托上个人,就帮你外甥找个活儿干吧。”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双胞胎考入名校
弟弟叫倪坤明,高考语文115分,数学150分,英语138分
甘肃白银杀人案
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甘肃省白银市9名女性和内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