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津频道 | 天津茶馆

评论:“暴走团”的执拗如何安放

时间:2017-07-16 08:45: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宋学敏   责任编辑:吴蝶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评论员宋学敏  前几天,山东临沂发生一起出租车失控冲撞正在马路上锻炼的“暴走团”,造成人员伤亡的惨剧,涉事女性司机被刑事拘留。此事还未完全平息,近日,同属该暴走协会的另外一支暴走队装备升级,80多人拿着荧光棒,身贴反光条,伴随着昂扬的音乐,在马路上“暴走”,队尾还有一辆插着队旗的叉车压阵。

  没有汲取惨痛的教训,还变本加厉了,高调摆出“昂扬”的阵势是在向舆论示威,还是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跟规则较劲?更可怕的是,叉车根本没有上路行驶的资格,给道路交通安全又增加了一大隐患。叉车压阵貌似有了安全保障,助长了“暴走团”有恃无恐的气势,实则是把“暴走团”往作死的边缘又推了一把。在这个当口,暴走队长辩解“叉车是偶然使用”,又有多少说服力呢。

  “暴走团”成了“敢死队”,真的是用“生命在奔走”。舆论在谴责“暴走团”无视道路交通法规,拿生命当儿戏的同时,也会陡生疑问:交管部门怎么不治一治公然挑战规则的“暴走团”?事实上,当地的交管部门之前也曾出手干预过,只是效果有限,也许是,所谓的“法不责众”“法不责老”等某些潜规则作祟吧。而在“暴走团”惨祸后,当地的交管部门在舆论的压力下,出手的力度似乎更大了些,据说约谈了部分“暴走团”,当地“暴走协会”的会长也放出狠话说:禁止队伍上路锻炼,如再发生,收回队旗、取消队号、把队长开除出去。有没有效呢?估计连这位会长心里也没底——即便收回队旗、取消队号、把队长开除出去,但群体仍在,需求仍在。

  如广场舞所带来的争议一样,“暴走团”的存在也是有浓厚的社会基础的。批评和质问总是容易的,比如,锻炼身体为何一定要组团?可以个人在家锻炼,也可以到路边或野外锻炼嘛。殊不知,这些人的群体认同、团队归属感可能比健身娱乐的需求还要高。简单地嘲讽“坏人变老”也是口水式的宣泄,除了制造群体对立和撕裂,根本无助问题的解决,何况参与广场舞、“暴走团”的并不仅是中老年群体,还有大批年轻人呢。

  因此,在加大对“暴走团”违反交通规则现象惩治的同时,如何因地制宜,开辟更多空间场地,盘活更多的运动场馆,把“暴走团”从马路拉回到合法有序的场所,让“暴走团”的激情得到合理释放,才是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巨型花篮露芳容
当日,天安门广场“祝福祖国”巨型花篮基本布置完毕。
两节出境游如何避"坑"
一些游客在出境跟团游过程中遭遇“人在囧途”。